【叶黄】动心(上)

原著向退役

 

 

飞机抵达广州已经过了零点,黄少天这次被差遣得比较远,傍晚又遭遇雷暴天气,延误了近两小时才登上飞机,屁股一粘座,脑袋歪到窗上便睡着了。

下飞机后人还处在飘忽的状态,随着人流走,走进机场了忽然觉得口渴,和其他同事打了声招呼,就此别过,然后改道走向机场超市。

这个点,超市里根本不用排队,黄少天随手拿了瓶水放到收银台上,正准备掏钱,水瓶旁边又多出了一盒烟。

“一起结了吧。”

声音过于熟悉。黄少天的脊背一僵,没有回头。

“这两个一起结,他付钱。”

 

叶修上一回见到黄少天,得追溯到前年老魏生日会。

不回想一下真发觉不了,确实近两年没见面了。要说好友之间好久不见,再碰上也该是上饭店喝个一醉方休,而不是双双在机场外面吹着冷风等车。

画面实在是不太美好。但奇怪的是,即便隔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之间似乎也没生出几分生疏,相处得看不出隔阂,十分自然。

冷风迎面扫过来,黄少天侧过身把围巾往脖子上又缠了一圈,半张脸缩了进去,闷声问:“你怎么突然来广州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搞突袭啊?这次是来玩的还是来出差?”

“出差,谈个生意。”叶修从口袋里摸出几分钟前坑来的那盒烟,抽出一根,偏头问他有没有打火机。

黄少天无语,反问道:“我为什么会有打火机?”

“你不是也抽烟吗?”叶修说完,脸上便挂上了了然的神色,“戒了?”

“也不算戒了吧,我烟瘾本来就不重。”黄少天搓热了手,揣进兜里,“压力大的时候抽一根,就当排解了。现在工作稳定了,没什么压力,自然而然也就戒掉了。”

叶修没说话,把烟又塞了回去。黄少天排在他前面低头玩消消乐,和前面的人拉开一段距离也没发现,被叶修不轻不重地推一下才挪了两步跟上。

“玩什么游戏玩这么认真?”叶修探头瞧过去,“哎哟,时间不多了,加把劲儿!”

“靠!你给我闭嘴!”这种要命关头最怕半途杀出程咬金,黄少天咬着牙,耳根不知是被气红的还是急红的。

过关自然不在话下,险险上爬一名,但依然离第一名保持着几个名次的差距,黄少天异常不甘心,刚要趁着手感还在再来一局,手机从后被人抽了去,叶修当着他的面点开了好友列表。原本他心想,能把黄少天这种水平的人一直踩在脚下,想必是个能人,对此他挺好奇;如果不是,那就更有趣了。

然而他点开一看,看戏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

“别看了,第一名是苏沐橙,第二名张佳乐,第三名周泽楷,我特么,倒着都能背出来。”黄少天把手机又抽了回去,“我也偏不信了,我眼力和手速还比不上——我靠!等等等等,这第一不会是你吧?!”

到这份上,叶修除了一摊手,也无计可施。他以为事情到这就算翻篇了,但黄少天分明是不想让他“独善其身”,手机往他手里一塞,眼神里盛的意味显而易见,意思是你今天不把这记录刷下去,就别想走了。

如果说踩在黄少天上面的只有苏沐橙一个账号,叶修还可以象征性安慰他,不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嘛,这种感觉在荣耀里不应该早就习惯了吗。可现在,叶修看着夜雨声烦上面压了,一、二……四个账号,就有点难办了。叶修跟黄少天认识了十余年,对他脾气的了解程度不说九成,七成总是有的。按黄少天不服输的性子,叶修知道自己再不采取一些举措,十有八九要被拐跑。

“你明天一早就要出门办事儿吗?”黄少天问。

事实上他明天不需要去办公事,本想扯个谎躲过一劫,话到嘴边又打了个对折,“没有,下午去也行。”

“那就好。”黄少天露出一口白牙,看得叶修脊背一阵发凉,“帮我把记录刷掉就放你走。”

“哥现在手速也不比当年了啊。”

“没事儿,我相信你。”

叶修稍一愣,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坐进出租车后座,黄少天紧跟着坐了进来。出租车师傅问他们去哪儿,黄少天报了一串地址,两人虽用粤语沟通,但叶修来广州的次数好歹得用两只手数,不至于听不懂地址,便低声问,“不回你家吗?”

“你困吗?”

叶修摇摇头,反问,“你不困?”

“过了那个点,已经不困了。”黄少天说,“我家对面有个吃串儿的店,晚上十点多开门,凌晨四五点才打烊,味道一级棒,就是咱们这个点去多半热门菜品已经销售一空了,将就着吃点得了。”

很明显了,即便没有消消乐这一契机,想来黄少天也早已打定主意不会轻易放他走。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小算盘是何时打下的。

叶修笑了笑没搭话,扭头看了眼擦黑的天空,头一回体会到了多年前和叶秋一起看的某部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记录是一年前刷出来的,当时只当是帮个忙,没想太多,就没把这小事放在心上,刷个记录出来,顺势还把菜碟里最后一根菜夹走了。

苏沐橙没顾上看手机,往旁边一放便继续给他做思想教育,“你马上要奔四了,真不打算去相亲?万一碰上看对眼的人了呢。”

“明明三十才出头,怎么就奔四了。”叶修说,“我看对眼了,人家不一定看得上我啊。”

“你是不是还想说,看得上你的你还不一定看得上?”

“是这样。”

“那按你这样说,恋爱都没得谈了,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的,大家不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先处一段时间,合适了就凑合着过日子。”

“一个人生活不挺好的,为什么非得要绑一个人进来?”叶修把一个水晶虾饺蘸了酱,夹到苏沐橙碗里,“这种事啊,还是得看缘分。”

一副“我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米还多”的样子。

见苏沐橙又想反驳,叶修恰时打断她,“别说话了,快吃,菜都凉了。”

苏沐橙看他一眼,张口咬下一半虾饺,嚼了两下又耐不住好奇心,囫囵咽了下去,抬眸问,“你就没有喜欢的人?女的或者男的,一个都没有?”

“不是,”叶修被茶水呛了一口,“你问女的也就算了,还问男的?”

苏沐橙没回答,反而趴到桌上,凑近了眯起眼看他,表情十分古怪,让叶修无端产生了一种被扒了衣裳裸奔的感觉。

因此他不由向后靠了靠,“你这什么表情?”

苏沐橙指节在桌面上轻轻一叩,随即坐了回去,把另外半个虾饺不紧不慢地吃完,擦了擦嘴角才说,“之前这问题我原模原样地问过一个人,巧了,你和他回答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叶修一愣,“谁?”

苏沐橙玩心大起,故意来个大喘气,半晌才悠悠道:“黄少天啊。”

 

当时叶修觉得这个问题像一个圈套,他却想也没想地跳了进去。但后来他细想一下,其实是自己的反应出卖了自己,毕竟一个人的神情骗不了人,他是个打游戏的,又不是影帝。

可如果说苏沐橙看穿自己是因为有迹可循,那把黄少天牵扯进来,难免令人浮想联翩。

但叶修向来不喜欢在这种事上多费脑细胞,觉得没什么必要。因此他不过浮想联翩了数秒,便把这件事抛于脑后。

“赶紧的赶紧的。”黄少天拍拍他的大腿,催促道,“既然手速不如从前了,那就多刷几次,把手感刷回来呗。”

循着根回想起了去年那次谈话,叶修现在看黄少天的眼神都不对了。

“还愣着干嘛,快快快!”

“别急啊。”叶修调整了一下坐姿,点开桌面上的消消乐,“看哥给你露一手。”

 

结果直到车停在串店门口,记录还是没刷出来,名次倒是冲上第二,但与去年刷出的分数总是差那么几分。

黄少天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注重这些,但看叶修自己跟自己较上劲,一脸吃瘪的模样实在有趣,拿着铅笔在菜单上哗啦两下,又支着下巴凑过去,幸灾乐祸地说,“老叶你行不行啊?”

叶修瞥他一眼,“再不行也比你行。”

“那您老继续,本大爷就不打扰您了。”黄少天笑个不停,退回来继续点菜。纸上列得不多,主要还是得去冷柜里取,黄少天勾了几个想吃的,便把纸往叶修那儿一推,问他还想吃点什么,替他去拿。

叶修没吭气,凝神盯着手机屏幕,黄少天勾了勾嘴角,不再打扰他,转身去拿托盘。回来时叶修手中的手机已经换成他自己的,黄少天视线落到桌面另一角,他的手机稳稳躺在那儿;再看叶修的表情,气定神闲,泰然自若。

托盘往桌上一搁,黄少天拿过手机解锁,看一眼记录,随后冲他极为敷衍地鼓鼓掌。

“就这样?”

“你还想哪样?”

“不请哥抽根烟什么的?”

“您老要求这么高啊!”黄少天把金针菇全倒进锅,又放了几串里脊肉进去,辣锅白锅各一半。几分钟后,他夹起一筷子金针菇,也不管叶修答不答应,直接放进他碗里,“吃!这顿就算我的,我请客。印象里你没什么忌口的,我爱吃的都多拿了几串,你别客气,放开了吃哈。”

叶修边吃边挑刺,“你原来不打算请客?”

黄少天拎起半边眉,“我凭什么一定要请客?”

“我难得来一次广州,不请客你好意思吗?”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

“多新鲜,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大大连请客都不愿意请。”

“我乐意我乐意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管得着吗?”

叶修大笑,“我当然管不着,我是你谁啊,还能管得了你?”

话音刚落,叶修便后悔了。这话如果对其他人说,多半只当是玩笑话,不会想偏,或许他打哈哈就过去了;但如果黄少天与他性向真的相同,言者无心,听者未必无意。

果然,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埋头跟他碗里的食物较上劲,没再说话。

可话题既然已经起了头,岔开反而显得刻意,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早已过了把一些事当做宝贝藏着掖着的年纪。荣耀已经不声不响陪伴他们十几年,黄少天也在去年迈过三十岁大关,生日当天除了亲戚,叶修是第一个准点送上生日祝福的朋友。黄少天当时反复确认了的确是叶修的消息没错,想了想还是礼貌地道了声感谢,结果对方自动回复不在线,愣了半秒,黄少天随即反应过来,这人居然用的定时,顿时哭笑不得。

然而一个连自己生日都能忘记的人却能清楚记得别人的生日,又有什么好苛责的呢。

 

“你今年三十一了吧?”

黄少天用狐疑的眼神在叶修脸上剐了一遍,“是啊,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家里没给你物色相亲对象?”

“哎,快别提了,我退役之后他们几乎没消停过,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找的,比我年轻的也有,你说我直接拒绝也不太好,但处一段时间再拒绝又像是玩弄人家感情。”黄少天把七喜当白酒,一口气闷了半杯,感叹道,“做人真难啊。”

叶修笑着没说话,黄少天托着下巴扭头看他,“你别笑,就你家,铁定比我家好不到哪儿去。”他眼珠转了转,突然乐了,“你不会是为了躲情债才来的广州吧?离家出走,重操旧业啊?”

叶修失笑,“想什么呢你,想象力真丰富。”

“你家老头在你屁股后面追得不紧吗?”

“能不紧吗,连沐橙都被纳入麾下了。”叶修话锋一转,“我好歹退役后谈过恋爱,你呢,谈过没?”

“我靠我靠我靠!你谈过恋爱?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靠,老叶你够可以的啊,藏得够深,连我都瞒过去了。”

“瞒你不是很容易?”叶修先嘲讽了一句,而后认真回想了片刻,“谈了一周吧,人挺好的,但不适合。”

“才一周?最后是谁提的分手?”

“你还没回答我前面的问题。”

“什么问题——哦,你问谈没谈过恋爱对吧,退役前谈过,退役后没有。”

对此叶修并不感到意外,但也绝非意料之中。

“退役前谈的那次还挺长,不过因为总是见不上面,自然而然就分了。”黄少天接着说,“感情嘛,没有维系很容易就淡了,在那之后我也喜欢过一个人,这纯属是我单方面喜欢,对方并不知道。”说到这,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头,自言自语道,“反正过了那么多年,我对他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听上去是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黄少天说出口以后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叶修便不多问,回答他方才的问题,“是另一方提的分手。”

“理由呢,方便说吗?”黄少天松了松肩,边吃边问,“没道理啊,你长相不赖身材也ok,说不上有多少钱,但至少有前途对吧,一看这人就没什么眼光,不懂什么叫潜力股。”

“夸我夸得那么顺口?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叶修笑了一会,说,“她没嫌弃我,我们也没起过争执,分手的原因很简单,她是女的,而我喜欢男的。”

年糕串已经煮得松散了,黄少天好容易夹起半根,一听这话,惊得手一滑,年糕“呲溜”回到沸水里,前功尽弃。

“你呢,黄少天。”叶修稍稍眯起眼睛,绕一圈做足了铺垫,如今正是时候,“你是不是也喜欢男人?”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52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