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上瘾

迟到送来的生贺,给铃铛和楼太,背景是原著向退役



“喂?老叶吗?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啊有什么标志性图标吗,我现在去找你啊!”黄少天换了只手握手机,将滑下的双肩包背带提回肩上,“你怎么不说话——我靠!”

一只手拍上他左肩,黄少天一个激灵,险些回身一巴掌扇过去,不过手臂还没来得及抬起来,手就被对方握进手心。

“好险好险,才见面就打算给我这份大礼吗?”叶修的眉尾始终微微扬起一个角度,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不多时又放开,改去扯黄少天脸上的口罩,“这玩意儿一直戴着,热吧?”

“还行,一直呆在空调里所以没那么热,如果在外面走,我估计得被热死。”黄少天整了整帽檐,过了几秒,他蹙着眉,把叶修的贼手拍了下去,“我还以为你帮我调整口罩嘞,所以我才一动不动得像个木头人,结果你捏我脸干什么,手贱啊!”

“啧,捏个脸怎么了,这么斤斤计较。”

黄少天一边低声骂“你大爷的”,一边顺手抄起背包甩过去,空中划过一道饱满的弧线,落到人身上时明显减轻了力度,好比雨点落在油纸伞上,有所感觉,可带来的痛感却微乎其微。偏偏叶修是个“大骗子”,折过手臂摸着后背直说疼。

“叶修你当我傻子呢。”黄少天斜他一眼,步伐并没有因此有所停顿。

叶修在他身后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小男朋友是越来越难骗了。

“发什么愣呢?”

他抬眸回神,却发现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折返,走回他跟前抓住他的手。

“人那么多你跟紧点,万一我回头发现你不见了,怎么办?”

 

两人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叶修购置的新房,黄少天进屋后新奇得很,像是新生儿降临到这个世界,对眼前的任何事物都抱有过剩的好奇心,他背着双肩包里里外外逛了一圈,叶修跟在他屁股后面,双手背在身后,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但也没拦着他,难得有问必答,没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情绪。至于为什么心情这么好,其实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挺好的,一个人住正合适,阳台空着可以养点植物什么的,正好净化净化你这屋里的空气,尽是没散干净的烟味;地段也挺好,靠近市中心,出行也方便。”黄少天进卧室放下背包,掏出几件叠成巴掌大小的T恤,抖了抖,拉开衣柜门,又拨了拨里面的衣服,“不是吧,老叶你所有衣服都在这儿了?太寒碜了吧,我之前送你的衣服呢放哪儿去了?”

叶修一直斜靠在门板上,好整以暇地双臂环胸看他一番折腾,这时才上前一步,从挂着的衣服里扯出一件,“这儿呢。退役还没多久呢,眼力退化得这么快啊。”

“拜托,那是因为我送给你之后你都没穿过好吗,我都快没印象了。”黄少天把那件衣服拿出来,简简单单的黑衬衫,袖口处有一些细节装饰,当初他就是冲这一点买下这件衣服,衬得叶修的手愈发好看。

“为什么不穿啊?”黄少天扭头问他。

叶修挑眉,“你是不是想热死我?”

“春天也没见你穿!”

“祖宗,衬衫穿了要洗还要熨,哥可没这闲情逸致。”

“靠!熨个衣服要你命了?”

叶修一屁股坐到床上,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对方的后脑勺,“有熨衣服的时间,我boss都能抢一只手的数了。”

“滚吧,这么不要脸的话亏你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口,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吧!”

“心跳不跳你怎么知道?”

一听这口气有异,黄少天迅速转头,可速度终究比不过叶修的速度,他只觉得自己腾空了一瞬,下一刻便以仰面朝上的姿势躺倒在床上,瞳孔正对上叶修的。

他从叶修的眼睛里看到了故作镇定的自己,可是急促的呼吸、鼓噪的心跳、收缩的瞳孔,无一不将他暴露无遗,他被禁锢在这方寸之间,无从回避,当即选择迎头而上。

说话是出于本能,可实际上他脑海中一片混沌,几乎是一说出口就忘了半秒前说了什么,然后他看到叶修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眼里似乎盛着无可奈何的意味。

“少天。”黄少天被这声轻唤拉回现实,叶修抓住他放在身侧的手,覆着他的手背按上他的左胸膛。

“感受到了吗?我的心跳。”

紧接着,湿热的吻不带犹疑地落了下来。

 

 

 

两人在公寓里腻歪了数日,黄少天仅存一线理智,毅然决然拖着叶修去逛景点,等到该看的该玩的都走了一遍,叶修这才想起来去问黄少天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黄少天“啊”了一声,说他还没想好,等到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再买机票就行。

叶修有意激他,“怎么,少天大大这是准备长期投靠我?”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即刻跳脚,反而顺着他的话头暗忖片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唔,有这个可能性,反正回家除了打游戏也没什么事可做,倒不如跟你呆一起,还有趣一点。”

当晚,他便为“倒不如”这词付出了腰酸背痛的代价。

他身上黏糊糊的,白天积攒下的倦意令他眼睛都睁不开,叶修叫了他几次没能得来回应,只得叹口气将他拦腰抱起,去浴室的路上还有只小爪子在挠他的背,几绺发丝垂在他胸口,就像羽毛挠在他的心尖上。

估计是真的累坏了,叶修心里想着,却丝毫没有愧疚之意。重新铺上一层床单,黄少天被轻轻放回床上,叶修替他盖上被子,掖了掖被角后,转身去浴室洗漱。担心吹风机声音会吵醒床上熟睡的人,他用干毛巾反复擦拭湿发,觉得差不多能凑合着睡了,才关灯出去,摸着黑爬上床。

他尽量放轻动作,后脑勺刚贴上枕头,一条手臂横过来搂住他的腰,耳边除了浅浅的呼吸声,还有黄少天闷闷的声音,“干嘛去了,这么慢。”

“你没睡?”

“睡着了,但几分钟前醒了。”

几分钟前,水声应该早就停了才对。想到这,叶修问他,“做噩梦了?”

“没有——”黄少天拖长了音调,额头抵着叶修的肩头,就在叶修以为句子尚有下文时,耳畔传来了轻鼾。

哭笑不得地与黑暗干瞪眼了一会儿,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半夜里风声雨声交错,偶尔有雷声隆隆,以及楼底下流浪猫略显凄厉的叫声。而屋内两人搂在一起,谁都没有转醒的意思。

早晨醒来时两人的姿势似乎都没有多少变动,叶修的鼻尖上依旧沾着黄少天发丝上的薄荷香气。手臂被压得差点失去了知觉,他抽出手臂甩了甩,另一只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十点了。

他抓了抓头发,掀开被子下床,经过客厅时脚步一顿,停驻于贴在墙上的日历前。他从红圈开始数起,数字累加至十八才停下。

十八天了,黄少天已经在他这逗留了半个多月。如果单纯是朋友关系,住一起这么久可以称作“借宿、投靠”;但他们不是。

这如果不算同居,还能算作什么。

忘了在哪本书里看到,结婚前得先同居一段日子,摸清彼此之间究竟适不适合在一起生活。黄少天呢?他就不一样了,妥妥的时代先锋,什么都没提呢,更别提什么约法三章了,先住上再说,时间还完全由他本人定夺,理所当然得就像燕子在屋檐下造窝,不需要跟主人打声招呼。

敢情黄少天把自己当作燕子了。不知道叶修在脑海里脑补了些什么,兀自对着一张日历笑了好半天才去厨房煲上粥,然后晃进浴室。

回卧室时黄少天已经爬了起来,两腿一盘,上面搁着笔记本。

“干嘛呢?”叶修绕到黄少天那侧,弯腰凑过去看,“这谁啊?”

“王杰希啊!靠——”黄少天抬头正巧撞上他的下颔,吃痛地皱着眉揉了揉泛红的额头,然而不超过两秒,语气再次轻快起来,“这是你的qq啊,你给他什么备注你自己都忘了?说到备注,我还没来得及跟你算账,这什么鬼玩意,金刚鹦鹉?我看你是皮痒痒了,给我改掉!改成什么呢我想想,哎不对,登着你号呢我直接改掉得了……”

“王杰希来找你做什么?”叶修硬是挤到他身边坐下,抢过鼠标大致过了遍聊天记录,看完后“啧”了一声,“吃什么饭,不去。”

“我靠,说都说好了怎么能变卦!”黄少天挤不过他,屁股不离床地朝旁边挪了挪,“他原本是来找你组队刷副本的,结果发现是我,要不是他没你那么不要脸,我都要怀疑他下一秒会使出下线遁。我跟你说过这事儿的吧,去年王杰希不是来广州吗,敲了我们一大笔竹杠,这回队长让我势必敲回去,所以说我是有任务在身,责任重大你懂不懂?”

“哟,可别把你压垮了。”

“你大爷。”黄少天回给他一肘子,“时间定在这周日,然后我准备订周一的机票,刚起床的时候看到我妈给我发消息,说想我了。”他顿了顿,似是不经意间顺口一问,“我在你这住多久了?”

叶修脱口而出,“十八天。”

“我去,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黄少天侧过身子,眼睛瞪成了一对铜铃,嘀嘀咕咕,“居然这么久了吗!怪不得我妈想我了,也真奇了怪了,我怎么感觉只住了一周不到啊?怎么大半个月说过去就过去了,没什么实感。”

叶修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谁不是呢。

鼠标再次回到黄少天手里,他托着腮把备注改了,边改边问,“你周日跟我一起去吗,刘小别高英杰他们也都去。”

“不了吧。”叶修不假思索地摇头。

不用多说一句,黄少天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鼻腔里发出一声气音,黄少天从另一侧翻下床,留给叶修一个“身残志坚”的背影。

 

 

 

但真到了那一天,叶修还是出现在了酒店大厅。不久前他接到王杰希的电话,说黄少天喝醉了,让他过来接他回家。

回家?

叶修当时握着手机愣了半拍,而就在这半拍的时间里,王杰希已经把电话挂断,直接给他发来了地址信息。

所幸小区离酒店不远,平时走过去大约需要一刻钟,这次叶修觉得自己背后生了对翅膀,抵达时一看手机,时间竟然只过去了十分钟不到。

在夏天,即便站在外面不走动,也能出一身汗,更不用说疾步走了,汗水就这样沿着他的额头一路滑下,又被他手背抹去,踏进酒店才觉得活了过来,有种重生的错觉。

他一眼就看到了半躺在一张沙发上的黄少天,占据着大半的空间,睡得七荤八素,脑袋歪在一边,发心上岔出一根呆毛,像湖边杨柳一样垂着;王杰希坐在沙发另一端,正在跟谁打电话。对上眼之后,王杰希站了起来,朝他做了个手势,见他点了点头,才转身走了回去。

“少天。”叶修俯身凑到他耳边唤了两声,见未果,叹息过后,手臂穿过黄少天腋下将他捞起,而后架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走到半路的时候,黄少天才悠悠转醒,但神志仍然不太清醒,看人的眼神也没什么焦距。醒了总比没醒好,叶修在他前面微微屈膝蹲下身,下一秒背上一沉,黄少天的两条胳膊环住他的脖子,胸膛紧贴他的后背。

叶修托住他的大腿,缓了缓气才说,“手别松开,还有两条马路就到家了。”

“家?”

叶修没有应声,但沉默有时候也等同于承认。

余下的路途中,没有人再说话,叶修背着他沿着街边的路灯走,拉长的影子看上去就像一个伛偻的老人。

卧室的空调没关,由于室外实在太热,这一进屋,简直和跌进冰窟窿没什么差别。黄少天被他放到床上,脱了鞋扒了裤,再用被子一裹,以防着凉。叶修心里盘算着去厨房兑一杯解酒汤,起身时却被黄少天抓住了手臂。

“家?”黄少天撑起上半身,T恤的领口滑到一边,露出好看的锁骨,和大片光洁的肌肤,“我们是在同居吗?”

“不是吗?”叶修任他抓着手,反问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住了半个多月了。”

黄少天皱了皱眉,打断他,“可我居然到现在都没有钥匙?”

叶修险些笑出声,无语道:“你想了一路,都想了些什么啊。”

“你怎么知道我想了一路?”

不知道是不是醉酒的缘故,黄少天今晚的问题比平时还要多,而且每一个都是奔着犄角旮旯里去的,完全出乎人的意料。

“你一路上都没说话,除了这,还能想哪件事?”

黄少天一脸“就你懂我”的表情,皱起的眉头却依然没有展平,“我是在思考,我们虽然在一起住的时间不算短,但说白了,也谈不上长。我和我爸妈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和喻文州也同住一个屋檐下那么多年,要说没有一点争吵或是冷战,是不现实的。”

“我们在一起四年多了吧,但期间从来没有过长时间呆在一起的情况,别说十天了,连一周都没有,就像电视剧里的苦情异地恋,却意外地适合我们,不是么?印象里,我们还没吵过架吧?”

叶修坐到他身边,没有说话。

“你知道我刚和喻文州住一个宿舍时,第一个月吵过几次吗?基本上每周一次。”见叶修想反驳,黄少天没有给他机会,继续说,“你和他当然不一样,但二十几天真的相较一辈子,显得太短了,微不足道,看不出什么名堂。”

“并不是我不想和你住在一起,我很想,但我不想因为生活放大了琐碎的不满,任何一点小事都会成为导火索从而引起我们的争执,甚至严重到分手。”黄少天就此停顿了半秒,抬眸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想分手。”

“可是你……”叶修简直快被气笑了,“这种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再说了,你明天不都要回广州了,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了?我说的不是现在,我说的是以后的事。”

“难不成你以后都不愿意跟我住一起?”

“不是不愿意……”黄少天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烦躁地挠了挠头,“我只是担心会有不好的结果。”

“你这跟杞人忧天有什么区别?当初谈恋爱也是,一直束手束脚担心这担心那,四年过去了,一切不都好好的吗?”叶修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真的不适合瞎操心。”

黄少天也紧跟着叹了口气,倒回床上盯着天花板,“也不能怪我,我可能喝完酒就这样——胆子大,想太多。”

“可不是吗,别人表白以后都是互诉衷肠,你倒好,说完喜欢我,立刻扯起我衣领对着我嘴巴就是一顿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饿坏了。”

“嘁。”黄少天从平躺改为侧躺,看向他,“如果我没那么主动,咱们不知道还得错过几年,这不都是我的功劳?”

“行行行,你的功劳。”

“就没见过比你还会敷衍的人!”

“呵呵。”叶修摆摆手,“不过我得纠正一件事,是我先告的白。”

“啊?”黄少天猛地从床上弹起来,“什么时候?”

“啧。”叶修睨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融化掉一些忍不住的笑意,“就在你告白前不久,声音太轻,你估计没听见。”

“我是没听见!”黄少天止不住地摇头,“我靠啊我靠啊我靠啊!我都错过了些什么!我以后不喝酒了!”

叶修揶揄道:“你是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几斤几两吧,每次都瞎喝。”

黄少天翻了翻白眼,“一杯倒的人没资格说我!”

“行行行,你最厉害。”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我去弄点醒酒汤,等着。”

走到门口的时候,似是感受到了什么,他脚步一滞,回过头,正对上黄少天投来的视线。只见黄少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成了番茄色,尴尬地别开脸,又干咳了一声掩饰不自在。

二十八岁了,有时候还是像一个长不大的小毛孩。叶修这样想着,嘴角一不留神漏出一声轻笑。

 

第二天一早就要赶飞机,当晚两人什么事都没做,并排躺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没过多久便有一方自动掉线,是沉沉睡去了。

叶修醒来时,黄少天已经洗漱完在换衣服了,他本以为自己会在黄少天起床时就被惊动,到底还是低估了这段时间的睡眠调养。

“真不用我送?”

“不用!昨天到现在你都问了十七八遍了,累不累啊?”

叶修不由失笑,“你每天说那么多话,哥也没见你累过。”

“滚滚滚!”

叶修支起身子,看了眼沙发床上的背包,“东西都整理好了?这包怎么比来之前胖了一倍啊。”

“你在影射什么?”黄少天瞪他,“特产我都拆了放包里,拎手上我嫌麻烦。”

戴上口罩和帽子,最后背上包,黄少天说完“再见”就打算脚底抹油,被叶修恰时叫住,“你是不是忘了做什么事儿?”

黄少天一头雾水,“什么什么事儿?”

“离别之吻啊。”叶修本意只是想逗他,没想到黄少天脚尖一转,真的快步走了过来,捏住他的下巴送上一个一触即分的吻。亲完之后又有些害臊,骂他事多,红着耳尖逃了。

一小时后叶修收到了黄少天的消息,说是已经到机场了,正准备过安检。

没等他回复一个“嗯”字,下一条消息紧接着跳了出来:同居的事我没忘,让我再考虑一段时间。而且你卧室的床还挺舒服的,算是一个加分项。

 

 

 

一个人来又一个人去,虽然始终是一个人的旅途,但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抑制不住的雀跃降至怅然若失,似乎都是因为叶修。黄少天垂着头心想,恋爱真的能让人患得患失,想要从中攫取更多,又怕得到的越多,将来就失去更多。但叶修说的没错,如今他退役了,就没有了继续异地恋的必要,只要他们还在一起,总归要走到同居的那一步。

可终结四年的异地恋,他还不能确定现在是不是最好的时机。

再等一等,他在心里反复说道。

回到家之后,就见桌上摆了一桌子的菜,黄少天吓了一跳,以为有别的客人要来,钻进厨房问清了来龙去脉,双方都是一愣:一个以为叶修要来,另一个压根没想过这茬事。

“你们俩不都住在一起了吗,我就以为你们会一起过来再一起回去,哎,怪我没说清楚,就该直接给你打电话的。”

“我就是过去旅游,顺便去老叶那儿借宿而已。”黄少天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漏洞百出,立马闭上嘴。

“旅游能住那么久?”黄妈妈瞅了他一眼,“下回记得一起回来。”

于是晚饭过后,黄少天二话不说给叶修发了条消息:我妈想你了。

叶修很快回过来:那你呢?

他耳根无端一热,指尖却不带停顿:睡了,晚安。

回完消息手机依然很烫手,被他直接丢进床铺,而后他仰躺下去,耳廓贴着手机边缘,无边的倦意裹住他,不多时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然而第二天晚上,黄少天在床上辗转反侧,无论换哪种姿势都难以入眠,总觉得怀里缺了点什么。

接下来的三天,也同样如此。他不禁在失眠的时间里思考起缘由,而他产生的每一分思绪,都逃不过叶修的影子。

这天晚上一直熬到凌晨,他终于忍不住了,摸到手机解锁后,意外发现叶修这个点居然也挂在线上。

原来睡不着的不止他一人。黄少天莫名安下心来,发消息问他难不成是在熬夜抢boss。

没有,叶修回道,你不也没睡着么,有心事?

没什么心事,但就是睡不着。

我以为你还在想那件事。既然算不上是心事了,是不是已经得出结论了?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叶修是真的非常了解他,不管哪一方面。以至于他做出任何举动,都能被他寻到微小的端倪。过度的了解有时并不能算作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黄少天心想,即使以后的生活可能会迎来永无止境的争吵,他也想和他在一起。

他心下既然已有决意,行动便不会拖泥带水。

我考虑好了,过两天就去你那儿,你最好抱有一定的觉悟。黄少天先敲了这一行字,发出去之前又挠着下巴想了想,最终把最后一句话删除,敲上“老叶我好想你”。

发完后,他没再去看消息回复,把盖在身上的被子叠成人形,抱进怀里。

临睡之际,他胡思乱想着,如果这上面有叶修的味道就好了。

 

 

 

接到叶修的电话时,距离他们上一次聊天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黄少天刚洗完澡,因为懒得吹头发,水珠就吊在发尾上摇摇欲坠。

“喂?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qq找我不就行了?”

“万一你没空看手机,我不就得站在下面被蚊子多叮一会儿?”

“……啊?”黄少天一愣,脑子登时有点转不过来,“你什么意思?”

“你从你家南阳台那儿往下看,我站在路灯下面,今晚过来投宿。”叶修听到话筒里清晰的喘息声,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直到底楼大厅的声控灯应声而亮,他看到黄少天推开门,灯光自他身后铺洒开来,周身宛如镶上一层金色的光晕。

叶修笑了笑,将手上的钥匙抛给他,“多配了一串钥匙,别弄丢了。”

黄少天手里的钥匙还带着叶修的体温,失去了原本冰凉的触感,几乎灼烫了他的手心。

他几步走到他跟前,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过两天会过去的吗,急什么。”

“着急的明明是你。”

“……”他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叶修。

下一刻,叶修进一步将他们的距离缩短为零,抱住了他。

“不就是缺个人型抱枕吗?”

所以我来了。

 



/FIN.

带一下广告位,本宣点这,抽奖活动已经结束。双人合志预售六天后截止:二度



评论 ( 26 )
热度 ( 500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