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多读多写,少评价

【叶黄/非典型ABO】伪装者(中)

和生玩的棋盘游戏,ABO+黑暗娱乐圈

性冷淡总裁叶x性冷淡演员天,A与O同时装B

带一下广告位,本宣点这,双人合志预售:二度

(上)


上午的访谈大约进行了两个半小时,还是在几乎没有NG的情况下,可见黄少天的口才的确不容小觑。拍摄结束后黄少天把制作组送下楼,几番推脱导演的盛请,声称自己稍后还有事情要办,导演才堪堪罢休,笑容满面地钻进了后座。

黄少天替他关上门,待车组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才揉了揉笑得发僵的脸颊,觉得自己现在如果去照镜子一定会被自己给吓死,端着假笑几乎撑了一个多小时,只有几次的笑容出于真心,其余都是虚与委蛇的敷衍。他早就猜到了这次采访的大致走向,喻文州先前也与他商议过,除去几个冷门问题,剩下的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内。

回到家从冰箱里取了瓶矿水,边喝边在脑海中滚动刚才自己说的话,有没有落下什么把柄。昨晚醉酒的后遗症还是存在的,早上醒来头疼又想吐,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去的。

不过他在圈内已经闯荡多年,并非初出茅庐的新兵蛋子,别说是访谈了,发着烧照样拍戏,他也从未埋怨过。

所以他才能在镜头前,扯着嘴角放话: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

思绪就此掉线了半拍,他连喝几口水,“啪”地把瓶子放到桌上,顺手捞过手机准备给喻文州发条消息,让他那边结束后到这来吃个饭聊一聊。

然而手机解锁了他才发觉自己错过了一条消息,点开一看,是喻文州一小时前发来的:结束了给我发个消息,我晚点过来找你。

这么心有灵犀?还是他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后者应该不至于,一小时前的短信,除非喻文州是个活神仙,否则他怎么可能料得那么准;心有灵犀的话……

“噗。”黄少天撇撇嘴,与其说去承认这点,倒不如说他隐隐感觉喻文州也有什么事急于当面告诉他。

于是他指尖没有停顿地回过去:结束了,你过来吧,我煮点水饺咱们凑合着吃点儿得了。

未想他手机还没放回茶几,就收到了喻文州的回信。他心里纳闷,喻文州向来不是惯用手机的人,打字速度黄妈妈看了都要笑上半天,怎么这次消息回那么快,有点不合常理。

黄少天想也没想地打开手机,视线接触到文字后,微微睁大眼睛,呆滞了好几秒才机械地起身去开门。

喻文州此时正站在门外,额头上汗津津的也没顾上擦,黄少天仅瞥了一眼,正准备开口却忘了词,注意力被他身后未被挡住的背影勾了过去。

叶修打开门,侧过身子似是用余光瞟了黄少天一眼,然后关上门,剪断了某束想要尾随的视线。

黄少天不由眯了眯眼睛——他分明看到叶修关门前,嘴角是上扬的。

“少天。”喻文州上前一步,黄少天被迫回神,连忙让出空间让他进来。

本想吃饭时谈正事,结果喻文州摇身一变成了耐不住性子的人,踩在玄关的棕毯上,关门声仿佛充当了开关,又像气球终于到达临界值那般,急于寻求一个彻底的解放。

“他居然还是你的邻居。”喻文州突然笑了,边笑边摇头,“你知道我们签约的那家游戏公司的老板是谁吗?”

“谁啊?”黄少天话音未落就已经反应过来,“我靠?!叶修??”

喻文州一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黄少天从鞋柜里取了双拖鞋出来,弯腰放到喻文州鞋尖前面,“前两天我出门回来,在一楼碰到郑轩,他不是就住我楼下嘛,但我前阵子一直住在外面,好久没见到了,就随口寒暄了几句。我问他我隔壁怎么在装修,嘭嘭嘭吵得要死,睡个午觉都睡不安稳,然后他说因为新住户不满意屋内陈设和布局,所以要重新调整一下。”他说了半天没说到重点,还把自己说累了,歇了两秒才继续说,“我当时就接了句,问他知不知道谁要搬过来,结果他还真知道,说是一个游戏公司的老板,姓叶。郑轩嘛,死宅一个,对这种自然是了解的。”

喻文州接上他的尾音,“唔,所以你去查了他的个人资料?”

“好奇嘛,住在对门的是一个老板,任谁都会忍不住去查查背景吧?”

喻文州没应声,靠在门框上看黄少天拿了个不锈钢锅出来,接了半锅的水,煮沸后把半袋子水饺倒了进去,盖上锅盖。

“合同签下来了对吗?”

“嗯。”

“他有没有说什么?”黄少天摸了摸下巴尖,“比如隐晦地提及昨晚的事儿。”

“没有,他看完合同,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谈妥了就签下合同,别的什么都没有提起。”喻文州说,“是一个公私分得挺开的人。”话音停顿了半秒,“昨晚我们应该是误会他了。”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心说昨晚那两扇差点把他俊脸拍平的电梯门,他死也不会忘。可这仇从二十七岁成年人的嘴里说出口就显得太幼稚,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你打我一下我就得还你一巴掌,他只得翻个白眼闭口不答,用漏勺捞出水饺,淋上一层麻油,又从冰箱拿出一个红色罐头,扭头对喻文州说,“我妈上回过来给我带的辣酱,她自己做的,不添加任何防腐剂,你要尝尝吗?”

“你自己吃吧。”喻文州端着醋碟走出去,“阿姨什么时候来的?”

“前天。”黄少天拉开椅子坐下,“除了辣酱,冰箱里的东西基本都是她塞进去的,喏,还有茶几上果盆里的水果,也是她买的,还用小苏打洗干净,就差直接喂我嘴里了。我说,我看上去没有少胳膊少腿,四肢应该相当健全吧?”

喻文州笑了笑,“她估计是觉得,电影杀青之后,你就要做一个足不出户的游戏宅男了。”

“不是‘估计’,她就是这样认为的。”黄少天把嘴里的饺子咽下去,又夹了一筷子蘸上加了辣酱的醋塞进嘴里,含糊地说,“而且她知道我发情期快到了,出不了门,恨不得把超市搬过来。”话音顿了顿,“唉,我还是太让她操心了。”

“天下父母哪有不担心子女的。”喻文州安慰道,“你已经很让她省心了。”

“嗯。”黄少天盯着筷子尖发了会愣,突然如梦初醒,“啊,差点忘了说正事。前几年纠缠我的那个变态上个月被放出来了,那人是个A你还记得吧,被关进去做笔录时还一口咬定我是个O,今早访谈时旧事重提,虽然没摆在明面上问,可大概的意思就是——我是个B,一个A怎么会平白无故来招惹我。”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这当然是人格魅力啦,胡扯了一堆。拜托,是变态纠缠我,这问得倒好像我在勾引他似的。”

喻文州只是笑,等到收拾桌子时才开口,“你的住址已经公开了,难免有人混进楼道里生事,加上那个变态被释放,你多少都得留心一点。”

“这我知道,放心吧。”

“这周你发情期也快到了,最好安分点呆在家里,哪里也别去。”

黄少天看他一脸严肃的模样,没绷住表情笑了出来,又很快收住笑声,一本正经道:“周末去看首映,其他时候都在家呆着。”

“你明知道抑制剂和遮盖剂不能同时使用,还敢去公共场所?”

“没事儿,忍一两个小时不是什么问题。”

喻文州自知说不动他,将满腹的说辞压回去,双臂环胸盯着他,干脆利落地闭了嘴。

“我主要是想去电影院亲眼看看观众的反应,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接这种类型的片子,初次尝试我担心不能达到观众心中的预期。”黄少天觑着他的神色,斟酌着措辞开口,“万一真到了发情期,大不了我晚点进去早点离场,不会被发现的。”

 

 

Omega的发情期对于任何一个未结伴侣的Alpha而言,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但万一有另一种情况存在——一个Omega只顾自己发情,点燃了Alpha的情欲后不管灭火。

假如这样的Omega在公共场所发情,不知会有多少Alpha望眼欲穿,又会惹得多少Omega心生记恨。

黄少天就是这样一个极为罕见、又处于众矢之的的Omega。他从未觉得做一个Omega会比旁人无端矮一截,也不觉得Alpha始终高人一等;意料之外地,既没有信息素也无法辨别A与O区别的Beta却巧妙地把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掩藏了起来。

虽极少被发情期困扰,黄少天也不会在发情期内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释放信息素,假使因不可控因素必须要外出,他会在抑制剂与遮盖剂二选一的前提下果断选择遮盖剂,让自己的身体捱过一波又一波的情潮。

他自认为这根本没什么,但同为Omega的喻文州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硬生生挺过去对自身伤害有多大。

“第几年了?”等电梯的时候,喻文州偏过头问他。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歪了歪脑袋,“啊?”

“你这样靠抑制剂和遮盖剂撑过去,应该有五年了吧。”喻文州用只有彼此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你知道这样有多伤身吗?”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几年了,结果说的是这个。”黄少天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肩头,走进电梯关上门,轻声道,“我现在对那种事完全没兴趣,你就算硬塞给我一个,也不见得我会起反应,我这具身体就这样,与其随便找个人迁就,还不如索性就这样度过。”

喻文州轻叹了一声,没再说话。

等喻文州坐进驾驶座,降下车窗,黄少天双臂搁在窗框上,向车内打量了一番,“新车啊,空间还挺大!”

“要不要上车去兜兜风?”

“兜什么风啊,我头还疼呢,下午我得补个觉。”说完,黄少天应景地捂住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具体的工作你知道的,最好还是安排在一周以后,让我休息一阵子再说。”

“嗯,单独出门小心点,不要真把自己当作……”喻文州话音未落,黄少天已经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即刻后退一步,手掌落在车门上拍了拍,示意他可以赶紧兜风去了。

喻文州笑笑,正欲关上车窗,便听黄少天惊呼一声,忙问他怎么了。

“我钥匙落家里了。”黄少天烦躁地挠挠头,“就在玄关旁边的鞋架上,忘拿了。”

“打电话找锁匠过来吧。”

“……”黄少天向他摊开手心,“借我一下手机,我手机躺茶几上呢。”

 

 


“你干嘛呢?”叶修一开门,就看到黄少天坐在门边,曲起两条长腿,不看脸的话,乍一眼还以为是一尊看门神,“啧,不会是钥匙落家里了吧?”

黄少天没好气地瞪他,“关你屁事。”

“哟,这么凶。”叶修依然笑呵呵的,门在身后掩上,“你这态度不对啊,哥现在可是你的金主,签了合同的。”

“……”

“听喻文州说,要给你空出一周的时间,之后再进行新网游的宣传拍摄。”叶修边等电梯边说,“你是要去哪儿玩?国外还是国内?”

“……国内。”

“你生病了?”叶修看他神色异常,跨两步弯腰,伸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掌心贴在他的额头上,“不烫啊,看样子没发烧。”

“你别碰我。”黄少天挥开他的手,心里却有点慌张,被他完美地掩饰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提前发情,并且恰恰被叶修撞见,幸亏上午注射了一管遮盖剂,否则就……他没敢想下去,暗自抹了把汗。

“在等开锁的来吧?”电梯已经到了,叶修却没有进去,转身打开房门,“你要不在我家呆一会儿,锁匠过来至少得一个小时,你再呆下去即使没病,也要发展成中暑,空调没关,你可以呆到我回来。”

黄少天动也没动,“你现在去哪儿?”

“没烟抽了,去超市买烟。”

“手机带了没?”

叶修嘴上说带了,手伸进裤兜时抬眸望过来,“你不会到现在还怀疑我是狗仔吧?”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没有,我打电话催一下,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叶修盯了他半晌,把手机递给他,“打吧。”黄少天接过后,叶修就退两步靠在墙上,闭着眼休憩,期间电梯早已上下往复数次,他安安静静地等着,不见半分的急躁。黄少天握着手机收回视线,眼睛盯着地面的某一处,似是要将它烧出一个洞。

他年纪轻轻也算识人无数,其中烟瘾重的人,他能五秒不带喘气地说满十根手指,但印象中这些人私下戾气较重,脾性算不上好。如今遇上叶修,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碰到了一个“意外”——意想不到的例外。

挂断电话,黄少天扶着墙想站起来,这时才发觉蹲坐的时间过长,两条发麻的小腿撑不住上身,险些跌回地面,幸而被叶修眼疾手快地捞了一把。

电影里搂搂抱抱的桥段早已屡见不鲜,黄少天吻过女人也吻过男人,抱过美女搂过帅哥,却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仅后腰上传来的掌心的热度,就让他瞬间红了脸。

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脸红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情动。意识到这点时,他自心头蹿上一股无名火,不针对叶修,只针对自己。

他竟对一个尚且称不上认识的、完全没有信息素气味的Beta起了生理反应。

“你耳根都红了。”

手臂接触到冰凉的瓷砖,黄少天猛地回神,才发现叶修不知何时已经放开了他。点到为止,叶修不再逗他,从他手里抽出手机,随后颇顺手地揉了把他的头发,评价了一句“还喷了摩丝,有点儿硬”,一面说一面抽回手,手却在半空被截住。

黄少天抓住他的手腕,凑了过去。下一刻,叶修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眼睁睁看着黄少天掀起眼皮与他对视,猩红的舌尖探出,舔过他的食指指腹,然后张口收起齿关,将食指的第一指节慢慢含进嘴里。

眼神暗了下来,喉结无声地上下滚动,叶修再开口时嗓音沙哑得不像话。

“怎么,现在不装Beta了?”




姑且是个中1.0(。


评论 ( 19 )
热度 ( 329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