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多读多写,少评价

Seduction

狼人与吸血鬼,大纲灭文请注意。



这是一个人类与狼人、吸血鬼混居的时代。受限于月圆之日,以及身上带有的独特的气味,使得狼人主要活动于森林,或者比较偏远的乡村;吸血鬼则没有这些顾虑。

但也不排除有胆子比较大的狼人化为人身,混迹人群之中——多为幼狼,心智不够健全;或者没有族群庇护的孤狼,一个族群的狼人气味共通,但凡一个被抓住,就会被顺藤摸瓜地寻到整个族系,继而一网打尽。

而一般的生物链是人类最为低等,是猎物,也是潜在的敌人。就目前来看,能将狼人某一族群彻底剿灭,只能是吸血鬼,或者自相残杀。

不论是狼人还是吸血鬼,都有层次之分,且非常明显。撇开狼人不说,吸血鬼按生存的时长,或是能力的稀有度来决定。

每个吸血鬼的能力都不相同,叶修的能力是读心术,可以看穿对方的想法,在战争中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在生活中,就不那么可观了。

看透想法不一定是件好事,有时会让人觉得心寒。


叶修默不作声地抽完最后一口烟,已经心下了然逃不过此劫,这时倒心生念想:预言这个能力好像更有用,好歹能提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树林中一时间被飒飒风声覆盖,只能看到数道身影掠过,再一眨眼又恢复如常。

以寡敌众的成功案例毕竟是少数,叶修被前面蹿出的身影扑倒在地上,滚了一身的泥来不及擦,借着翻滚的惯性把扶在上方的人用力丢出去,下一刻起身掣住扑上来的人影,虎口扼着对方的喉咙,眼见他的脸在月光下变得发青,叶修忽然笑了。

所谓的同伴,不过是一时的。时间对于他们而言过于残酷,越长,越能看清没有什么能敌得过岁月这把刀刃。


他听到身后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却并不想去应付,只盯着面前愈发惨白的脸,一字一顿地开口,“你后悔吗?”

“我反正不后悔。”叶修说,“你想说什么——啧,一把年纪了,怎么骂脏话呢。”

“swjebsoh。”

“你还是别说鸟语了,哥听不懂。要不你跟你哥们儿说说,让他们识时务点赶紧走,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话音刚落,身后抵达的人抬腿劈下,叶修拎小鸡似的拎着人质侧身轻易避过,可手上的力道不免松了松。

与新生吸血鬼缠斗的过程也并不轻松,叶修单手忙于应付,这时一双手按上了他的脖颈,像要将其拧断。

同时,叶修听到了对方狰狞的笑声。


吸血鬼失去知觉或意识往往会在一分钟内恢复,他身子无法动弹,半阖着眼,从缝隙里看到几只狼正与三个吸血鬼厮斗在一起,其中一只身上雪白,尾巴尖像是染上了一点蓝色,不过寸许。

它嘴里叼着吸血鬼的下半身残骸,望了过来。叶修下意识闭眼,漆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眼睛,是蓝色的,隐隐泛着紫光。


“他不会死了吧?”

“死个屁!你没看到他有在呼吸吗!胸膛起伏起伏——唉唉唉,我警告你们别碰他啊!”

“难得看到黄少那么护短哎!”

“闭嘴!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不过半分钟,黄少天抬脚踢了踢他的腿侧,“喂喂,装什么睡,你以为我没发现你刚才在偷看吗?可以醒醒了,该死的都死光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该死?”叶修睁开眼,望进对方纯蓝的瞳孔里。

黄少天一愣,像是没料到叶修会问这个,思索了半天才回,“不知道,反正就是该死!”

叶修坐起身,小臂搁在膝盖上笑了好一会,黄少天不懂他在笑什么,便直言不讳地问了。

“没什么。”叶修边笑边摇头,“你现在多大了?”

“才过一百岁。”

“呵!小不点。”

“我靠!!我比你大不知道几倍好吗!”黄少天伸臂比划了两下。

“你还太小了,哥已经几千岁了。”叶修的爪子还没够到发尾,就被黄少天一巴掌拍了下去。

“哦,老不死的。”

“……”


临走前叶修叫住他,“是不是扯平了?”

黄少天顿住脚步,没有收回的一对耳朵竖了起来,“什么扯平了?”

“装什么傻。”叶修失笑,“小时候你被其他族群围攻,失血过多,不是我给你喂的血吗?”

“……你还记得啊?”

“几百年前的事儿我都记得,更何况一百来年的事儿。而且印象不深刻也很难,毕竟我是第一次给狼人喂血。”

黄少天皱了皱眉头,“如果是第一次,那你不担心我会因为对你的血液排斥而加速死亡吗?”

“当时哪能管那么多呢,这不没死么,现在站我跟前活蹦乱跳的。”


分别之后再难重逢,但又因为种种巧合,他们又碰上了。

这回是同仇敌忾。

所谓患难见真情。


另:叶修是赤瞳,黄少天双眸呈湖蓝色,被喂了血后变为狼型时眸色会稍上淡淡的紫色。

狼人的味道只有吸血鬼能够分辨,吸血鬼和狼人混久了也会染上味道,届时会有吸血鬼以斩除乱党的名义进行剿杀,这也是黄少天不让同伴碰他的理由。

老叶的读心术,在谈恋爱上还挺管用的。


评论 ( 2 )
热度 ( 90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