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多读多写,少评价

【叶黄/非典型ABO】伪装者(上)

和生玩的棋盘游戏,梗为ABO+黑暗娱乐圈

性冷淡总裁叶x性冷淡演员天,A与O同时装B

带一下广告位,本宣点这,双人合志预售:二度


“你们先喝,我出去抽根烟。”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站起身往外走,没几步又被魏琛叫住,让他出去顺便再买几瓶啤酒,人多不够喝。

包厢内外俨然是两个世界,酒店大厅里挺空旷,但也不至于人烟稀少,叶修慢吞吞晃了出去,从最近的便利店里买来几瓶啤酒,拎着袋子往回走时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抽完烟再去买才对,叮铃哐啷的酒瓶实在碍事。

明明没喝多少酒,半杯不到的量,叶修却觉得自己已经微醺了,走路似企鹅,头脑也有点混沌。他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后吐出一团烟雾,把他的面部搅成一片模糊,他在垃圾筒边上蹲下,时不时抽上一口,盯着一个角落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一道阴影从侧面笼住他。

叶修一愣,扭头看过去,只见一个男人摘下黑口罩,双手扶着垃圾筒边缘,俯下身子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叶修眼皮跳了跳,不等他说些什么,紧接着另一道身影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攀住男人的肩在他背上使劲拍了两下,低声说,“让你别喝那么多酒,明天还有采访,你撑得住吗?”

男人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巾,抬起头抹了抹嘴,“晚上吃醒酒药吧,今天难得聚一聚,多喝几杯没事儿,高兴嘛!”

“你明天别喊头疼。”

“文州你就别操心了,我心里有数!采访没问题的,放心吧,你去忙你明天要签的合同。”

喻文州叹了口气,绕到另一侧时,视线下滑,无意间与叶修的撞在了一起。

“……”

“你是谁?”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两人异口同声。一头栗发的男人听到动静,这才侧过身子看过来,瞳孔微微放大,迅速戴上口罩,并且眼睛向四周扫了一圈,“我靠。”

“我只是过来抽根烟。”叶修晃了晃右手,指间夹的烟已经燃到了根部,刚才光顾着看戏,居然忘了抽烟这回事。啧,浪费了一根烟。他把烟头丢进垃圾筒,撑着墙慢慢直起身子,跺了跺有点发麻的左腿,拎起腿边的塑料袋朝电梯方向走。

“你等等。”男人几步追上抓住他的手腕,“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刚才你有没有拍照片,麻烦手机给我检查一下再走。”

“不知道。”叶修甩了两下也没甩开他的手,没想到他细胳膊细腿的,力气倒出乎意料的大,“我说了,我只是过来抽根烟而已,耳朵上没装开关,也不能预知到你会偏偏吐进这个垃圾桶。”

男人蹙了蹙眉,似乎被他说动了,但也没松开手,又问了一遍,“你真不是狗仔?”

“……啥?”叶修觉得自己多半是喝多了,自己出门买个啤酒回来,竟被安了个“狗仔”的头衔,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你可能是个明星,但我的确不认识你,我身上除了一个皮夹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你要搜就尽管搜。”

男人的半张脸都掩进口罩里,单从眼神变化中叶修也能感觉到,他可能有点生气。安抚性地想拍拍他的肩,结果被侧身避开落了个空,叶修也丝毫不恼,脱开被禁锢的手腕,拎着袋子转身走了。

“怎么那么晚回来,咱们都打算走了!”魏琛伸手接过袋子,将酒瓶挨个放到桌上,“这酒费老夫可不付了啊老叶!”

“你看我哪次问你要钱了?”叶修啧了一声,顺手从口袋里掏了包香烟扔给他,“你们继续喝吧,我头有点晕,先回去了。”

“行,我送你!”魏琛抓过外套披到肩上,让其他人继续喝,揽着叶修的肩向外走去,大厅比包厢要敞亮许多,魏琛半个身子挂在他身上,七扭八歪地走了几步,低头指了指叶修的手腕,“你手腕怎么红了?”

“被人抓了一下,那人力气还挺大的。”叶修这才发觉手腕上红了一圈,隐隐发烫。

“谁啊,谁敢跟你动手动脚的,也不看看这块是谁的地盘!”魏琛啐了口,反倒叶修事不关己,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别说得好像哥是个黑社会老大似的,而且他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他的,动手前还得做自我介绍?”

“不过,我蹲旁边抽烟的时候无意听了几句,大概是个明星吧,旁边跟着的人好像是他经纪人,叫文州。”魏琛脚步一顿,叶修诧异地偏过头,问他怎么了。

“我操,你连黄少天都不认识吗!”

 

 

 

叶修坐上出租车后,下意识摸了摸裤兜,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落在家里了。任思绪放空了一会,叶修调整了一下坐姿,问司机师傅听没听说过黄少天这个人。

叶修今年过完生日刚好三十整,这司机看上去也不过比他大五六岁,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黄少天谁不认识?近几年红得发紫的大明星,最近还有他的一部新电影即将上映,叫什么来着的……”

后面的话叶修没听进去,这两天苏沐橙的确有跟他提过一部临近上档的新电影,热度炒得挺高,全明星阵容加成,打算拖着他周末去看首映,据说是部武侠片,苏沐橙顺手给他发了几张剧照,叶修当时划着屏幕扫过几眼,压根没往心里去,就记得看到男主的造型时那一瞬间的惊艳,始终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可谁能把他和刚才抓红他手腕的那人联系在一起?

“不过有点可惜,他是个Beta。”也不知司机唠唠叨叨说了多少,叶修回过神时恰好听到了这句,“大概是因为这一点原因,从他身上一直没传出什么花边新闻,如果是个Alpha或者Omega的话,那可就说不准了。”

“他是个B?”叶修一愣,“谁说的?”

“什么谁说的,他本人说的啊!”司机说,“不信你搜一下百度百科上面的资料,上面写的也是Beta!”

哥这不是没手机吗!叶修扯了扯嘴角。

车开进小区,连续拐了几个弯后,停在一栋楼前。叶修打开车内灯光,从皮夹里翻出方才买酒找开的零钱,手刚递出去,一辆红色跑车从后方经过,停在了出租车前面。车头灯一照,亮澄澄的骚红法拉利。

“好车啊!”司机感叹了一句,把钱塞进口袋,回头对叶修说,“这年头还坚持用现金的不是老板就是老古董。”

叶修皮笑肉不笑,二话不说开门下车,脚下生风地逃了。

“等等!等等等等!”

叶修正在电梯里半阖着眼打盹,陡然被这一声嚎叫惊醒,倾斜上身看清冲过来的人之后,他想也没想地按下关门键,三秒钟按了十次。

门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对方扑上来之前关上了,叶修松了口气,退两步倚到墙上,耳边是黄少天阴魂不散的、拉长的尾音。

“我靠——你!大!爷!的——”

 

 

 

敞了一天的窗户,屋内的甲醛味还没散干净。叶修拉上窗帘,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澡,水声中他依稀听见有人揿门铃,没人应还契而不舍地揿了好几次,持续近一分钟。

然而叶修洗完澡就忘了这回事,吹干头发钻进被褥,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黄少天成功冲进了电梯,还在他面前发情了。

叶修猛地坐起身,手心的汗被他抹到被套上,愣了几秒,他翻身下床,从另一件外套的口袋里摸出手机,上网搜索有关黄少天的资料。

……

黄少天

27岁

176cm

Beta

……

还真他妈是Beta?叶修不信邪地接连找了几个网站的资料,无不是同样的结果。

那网上这些资料的真实性就很值得质疑了。

叶修捏着笔端,另一端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桌面,他清楚地记得昨晚黄少天靠近他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柠檬香——那并不是香水味,确实是信息素。

比起这些容易造假的资料,叶修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黄少天是个如假包换的Omega。

 

公司突然有要事召回,叶修挂断电话后卷起衬衫袖口,拉开抽屉拿出一管遮盖剂,他看着针尖扎进皮肤,药剂缓缓注入血管。

遮盖剂一般半分钟内起效,一管能维持半天的时间,以防万一,他又捎了一支藏进公务包的暗层。

反锁房门时他才发现门板上贴了一张便利贴,他将它扯下,进了电梯才低头看上面的字。

叶修,我记住你了!!!!

记住就记住呗。叶修笑了笑,猜测黄少天是从物业那儿问来的业主部分信息,毕竟明星刷脸是个永不过时的手段。

便签被撕成碎屑,一股脑儿丢进垃圾筒。

才把车开出车库,方锐的电话接踵而至,单刀直入地问他到哪儿了。叶修无语地回道,哥的车才出车库,急也没用,憋着。方锐在电话那头又骂了几句,叶修听得心烦意乱,没等他说完,直接切断了电话。

十秒钟后,叶修的手机亮了一下,方锐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算你狠。

 

 

叶修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老板,初期并不由他管理,只是一个挂牌合伙人,两年后他由于揭露原总裁受贿丑闻而被推选为现任总裁,明面上看上去是一个相当随性的人,极少出现在公司,平时都在家办工,自己工作时间不固定,因此也没有要求员工朝九晚五的立足点,唯一的要求是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对比其他国企,算是非常人性化了。

虽然公司内部除了这项要求以外,再没有统一的规章制度,看似可以浑水摸鱼偷工减料,可实际上每个员工的录用都要经过叶修亲自筛选,成功渡过几个月的试用期才能转正,因此最终留下的往往都是吃苦耐劳的精英技术人员;另一方面,所有员工都必须通过公司内部的电脑进行办公,当日的工作量完成后会自动打卡上传至总机,根本没有钻空子的机会。

于是为了早点回家休息,叶修十点不到经过开放式办公室时,四周都是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想回家的迫切感。

“祖宗啊你总算来了,没想到会提前那么早到,把我都吓了一跳,经纪人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了,合同也带来了,我替你看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就再看一遍。”方锐小碎步迎上来,主动接过叶修的公文包,“你这包怎么还在用,几年了都,不舍得换吗?”

叶修瞅了他一眼,“还能用呢,为什么要换?”

方锐一摆手,紧跟在后低声道:“行行行,谁管得了你这位大爷。对了,这次来签合同的经纪人是一个Omega,你遮盖剂——”

“注射过了,包里还备了一支。”叶修打断他,推开会议室大门,坐在位子上的人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站起身,门里门外两人对上眼后,瞳孔同时微微放大。

“……”

叶修想破了脑袋,终于想起对方的名字,“文……州?”

喻文州保持的微笑出现了裂纹,“蹲着抽烟的偷听狂?”




姑且打个上(。


评论 ( 23 )
热度 ( 506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