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当局者清(番外)

鬼神叶x学生黄

    

带一下广告位,本宣点这,双人合志预售:二度


挺奇怪的。方锐心想。明明黄少天每次出门都比他晚,却总是比他到得早,这个现象不止发生了一次,真要算起来,自开学初至今,不知不觉跨越了半个学期。他在大二的第一学期结束后申请换宿舍,恰恰黄少天所在的寝室空了张床位,第二学期初他便拖着行李住了进去,很快与黄少天熟络起来。成为舍友的这半个学期里,方锐同志由于对此现象产生高度的好奇,始终在拿自己当作小白鼠,契而不舍地做实验,敬业精神无不令他自己动容,令他自己潸然泪下。可纵使他脚步再利索,或者把早饭打包带去教室省去时间,都无例外地比黄少天到得晚。

 

实验一次次的失败,这让方锐十分怀疑人生,到后面,这种怀疑变了味,开始怀疑黄少天是不是插了对隐形的翅膀。

 

充满奇幻思想的怀疑一直延续到某一天早晨。

 

前一晚黄少天好像在忙些什么,神神秘秘的不让他们知道,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是在给谁准备礼物。方锐有点纳闷,半个学期过去,一来黄少天的死党他大多数也有所耳闻,二来据他所知,黄少天目前并没有女朋友,不至于送个礼物还要遮遮掩掩的,再者,方锐摸了摸下巴,如果他没有记混,最近应该没有谁的生日才对。

 

他透过蚊帐看了眼斜对角的座位,黄少天整个人浸在一片暖黄色中,像是坐定了,方锐看着他的侧脸,有点心惊,他从未见过黄少天对某件事那么上心,那么专注。

 

他不禁好奇起来,黄少天准备了什么,又是送给谁的。兴许是睡前脑电波过于活跃,他翻过身后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不说,还险些睡过了早课。他匆匆忙忙冲去洗漱,顾不上叠被整理桌子,捞上还没理好的双肩包正要冲出门,余光里瞥到黄少天的床上蜷着一团被子——

 

方锐愣了愣,随即睁大了眼睛:我靠,黄少天个叛徒!居然敢抛弃我?他磨了磨牙,心道今天一定要和黄少天好好谈谈心,随后脚底踩了风火轮火急火燎地冲向教学区。方锐一路琢磨着措辞,脚下的频率不减分毫,他敢说这是自己把一心二用进行地最为顺利的一次,也一定破了自己的长跑记录。他喘着气踏进教学楼时,看了眼手机时间,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他用手背抹去额头的汗,心说,幸好啊、幸好,一边暗自庆幸,一边往楼梯转角处走,这片区域来往的人并不多,他摸着额头,一个脚趾头才探出墙,余光看到一个人穿过一面白墙,轻轻落地。

 

方锐脚步一顿,光速般收回右脚,又光速般缩回墙后,贴着墙面探出上半张脸。如果说一个人凭空穿墙已经足够匪夷所思——可这个人,偏偏还是他的熟识。

 

黄少天?!

 

这简直是惊吓,方锐怀疑自己还在梦里晃悠,却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以防自己一个没忍住出声,暴露自己的位置不说,偷看被发现也太丢脸了,况且偷看本身也不是什么能够摊上台面的事儿。内心戏炸得跟放烟火似的,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思路,就见黄少天的手臂像是被扯了两下,黄少天对着空气骂了两句,又抻着手臂向前走了几步,像是被人拽着一样,却也没有发脾气,拐进了前面的转角。

 

方锐实在是太好奇了,见黄少天消失在转角,又猫着步跟了上去,结果刚探出一只眼睛,就撞上了他始料未及的一幕。

 

黄少天背部贴着墙面,阳光从玻璃窗渗出,他整个人浸泡在泉水般的暖阳里,他的下颚微微上扬,阖着双眼,曲起的手指勾着衬衫尾端,以这样诡异的姿势撞进他的虹膜,带来的震惊甚至超出方才的任何一瞬。

 

如果,只是如果。如果他没有猜错……黄少天,似乎在与空气接吻。

 

 

 

方锐并不是嘴碎的人,他有自己的判断力,不适宜到处说的事,他绝不会透露半点口风。他就这么心神不宁地憋了两节课,觉得自己快鼓成一个热气球了。终于熬到下课,他低头刚理完包,抬头却发现黄少天已经不见了踪影。挠了挠头,他背着包踱出去,不到一分钟的思忖,他决定将这事烂在心里。

 

而与此同时,黄少天已经被叶修拽到了教学区后的小树林里。黄少天被他按在树干上,正想说话,却被叶修一把捂住了嘴,“嘘——等旁边的人过去再说话。”

 

“唔——”黄少天拉开他的手,侧过身子看向不远处的树下,斑驳的光影中,男生抚着女孩的侧脸,正在接吻。光是看到这样的场景,黄少天的脸就已经肉眼可见地迅速蹿红,一路绵延至耳尖。

 

他拍了拍双颊,刚到五月底,天就已经热得不行了,连带着思绪都变得跟沸水似的不断翻涌,单单一个接吻就让他云游天外,顿时有点懵,半张着嘴看痴了。

 

我的技术应该比他好吧?黄少天呆呆地思考着,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打个啵,走外链

 

 

 

“老叶我饿了。”黄少天摸摸被亲肿的嘴唇,觉得自己现在绝不能去照镜子,估计和吃了变态辣的后果差不多。叶修走在他身侧,闻言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还没把你喂饱呢?”

 

“……你给我闭嘴!我想吃食堂的咖喱饭了,你没吃过吧,等会我给你拿个调羹,你小心点挖一口尝尝,特别好吃!”黄少天咽了下口水,不由加快了脚步,“幸亏我这节没课可以提前去,否则等下课的大军赶到,指不定要排多长的队。”

 

黄少天低头抓住叶修的手,与他十指交握,“上月回去你爸有对你怎么样吗,没揍你吧?”

 

“拜托,你从哪儿得来的小道消息,叶秋跟你说的?”叶修的眼角抽了抽,“我爸他老人家从来不揍我,最多罚我几个月不抽烟,没收我的打火机和烟盒,你当哥跟你一样是个小屁孩,还能被家长屁股后面追着揍?”

 

“我爸妈可没揍过我。”

 

叶修一愣,握着他的手紧了紧,“没事儿,你如果想尝试,我代替他们也成,只要你一声令下——”

 

“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得你满地找牙?”黄少天瞪他,“替你爸在外好好管教管教你。”叶修轻轻踹了脚黄少天的小腿肚,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你是我谁啊,替我爸管教至少得有个名份吧?

 

“你霹雳无敌帅气的男朋友。”黄少天回给他一脚,“你属狐狸的吧,变着法子套话?”叶修勾着嘴角反问,你不也心甘情愿地入套了?黄少天撇撇嘴,被噎了不过一时半会,闲不住的那张嘴又开始蠢蠢欲动,问他这次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啊,还没想好。”叶修说,“大概呆个十天半个月吧。”黄少天啧了一声,说那很快就要回去了啊。

 

“一天还没过去,瞎担心什么。”叶修不禁失笑,“呆到你生日吧,三个多月够长了吧?不过我钱没带够,不知道老魏那儿的网吧还缺不缺人,缺人的话我就去做一阵子。”

 

“没钱不是有我吗,我存的零花钱够包养你了,你安生在家呆着就行。”黄少天拍拍自己胸脯,“再说,一只鬼操心起钱的问题也太搞笑了吧。”

 

“哥这种千年老鬼还不至于堕落到需要向人类小鬼伸手要钱的地步。”叶修说得正义凛然,“在老魏那儿混个网管,平时打打游戏,赚得不多不少,反正哥要求也不高,够买几包烟就行。”

 

“那你白天不就不在家了?”黄少天叹了口气,“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有什么意思,你还不如早点回去。”

 

“正常情况下鬼都喜欢夜间活动。”叶修笑了笑,指尖在黄少天的掌心上蹭了蹭,“我等你入睡以后再去网吧,白天陪你。”黄少天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陪我pk?!

 

叶修不假思索地回应,“那还是不了吧。”

 

 

 

大二下往往是最忙碌的一个学期,熬过了五月初的期中,六月悄然而至,成堆的考试与论文压得人喘不过气。黄少天的寝室可以称作为学霸寝,不过除了他和方锐,其他两人经常泡图书馆,更别说大二上学期转了专业,就更加神龙不见尾了。黄少天的书桌上散着凌乱的纸张,纸张上是一坨又一坨张牙舞爪的计算草稿,风扇在头顶呼呼地扇着凉风,极具催眠效果的夏日午后,黄少天手指捏着笔,终于撑不过倦意,趴在桌上睡着了。

 

睡了将近两个小时,黄少天醒来时搓了搓被压红的脸颊,发了一会儿愣,又捏着笔尖准备做题。笔尖在距离纸面一厘米处停下,他看到试卷上他的答案旁边多出了一个用铅笔书写的数字,字迹歪歪扭扭的,像蚯蚓似的乱爬,不用想都知道出自谁手。

 

可他的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睡梦中感受到有一阵凉风去除了溽暑的燥热,在他四周游离徘徊,看来并不是他的错觉。

 

实际上,叶修不是第一次在黄少天睡着时过来看他,有一次从正门离开,正撞上回寝室的方锐,方锐在两米开外停顿了一秒,叶修心头一紧,未做出什么反应,方锐已经两步上前,手轻而易举地穿过他的身体,一把揭下了贴在门板上的宣传单,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黄少天!咱们门上又贴了张广告单子……”剩下的话音被关进了门内,一秒后,站在门口的叶修吁了口气出来。吓死个鬼了。

 

过了两天叶修再来时,发现门板上贴了一幅画,满满当当地几乎占据了整面空间,画的是他们寝室四人坐在草坪上遥望星空。啧,就这儿,哪能看到那么多星星,叶修腹诽着,却没有移开半分的视线,画上的人物形象刻画得很好,让人一眼就能分辨出谁是谁,叶修第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在同身边的方锐说话,虽然只有一个后脑勺,但也足够抢镜。

 

画的右下角有个署名,字体豪放大气,张牙舞爪得跟黄少天本人差不多,叶修微微一愣,想起黄少天高考结束后报了个速写速成班,原以为是一时兴起,后来见他寒假去完暑假去,明显是上了心思,而这一次也是叶修头一回看到黄少天的绘画成果。

 

一个平日里话那么多的、在游戏里喊着pk杀杀杀的20岁男生,居然能沉下心,画出一幅完整的作品。还……挺令人意外的。叶修笑了笑,用食指摸了摸画中黄少天黑糊糊的后脑勺。

 

最后一门考试结束的前一晚,黄少天捧着书站在阳台上复习,叶修靠在一边陪他,没出声,回头看了眼寝室,见里面没人,于是窝在阳台的一角,偷偷点了根烟,过一过嘴瘾。

 

衣料之间的摩擦声把叶修吓了一跳,以为烟味干扰到了黄少天,手一抖,险些把指间的烟给抖下去,落了一地的烟灰。他猛然抬头,就见黄少天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盯了半天屏幕,也不知道在他手心震动了多久,临近自动挂断前他才如梦初醒般按下了接听,将手机放到耳边,轻轻道了声妈。

 

叶修松了松紧绷的肩膀,换了个姿势倚墙,缓缓地吐出一口烟。他听见黄少天说了几遍嗯,一句明天下午五点,最后道一声晚安。

 

“明天考完你妈来接你回家?”叶修问,“她定了几点的机票,我跟你一起走还是直接在你房间等你?”

 

“下午一点到机场,我五点才考完呢,你得跟我一起走,独自跟我妈呆着我还是有点不习惯。”黄少天把手机塞回口袋,书上的字是一个都刻不进脑子了,索性合上不看,几步走到叶修身边,张臂搂住了他的肩,脸埋到叶修的肩窝里。叶修一怔,以为黄妈妈在电话里还说了些别的,没夹烟的那只手连忙揽住他的腰,在他后腰上搓了搓,“怎么了这是?”

 

“没。”黄少天言简意赅地回了一个字,没过多久,又闷声说,“老叶我好困。”

 

“困了就去睡觉。”叶修偏头在他发心上啄了一口,“你这样特像在跟我撒娇。”

 

“怎么,受宠若惊了?”黄少天的肩膀轻微地抖了一下,像是憋笑憋不住了。

 

“没,就觉得有点吓人。”叶修老实说完,腰上的软肉就被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不如意就上手打击报复,谁把你惯出来的臭毛病。”

 

“你啊。是你是你是你——”黄少天破了功,噗地笑出声来,“都是你惯出来的毛病,本来我一棵独苗任风吹任雨淋,生得不要太坚强,结果你硬要在我头上撑把伞,我就长歪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会胡扯呢?”叶修听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紧了下手臂后松开他,又揉乱了他微湿的头发,轻轻推了推他,“睡觉去。”黄少天没应声,只扭过头,眯着眼盯着他,叶修拿他没辙,替他拉开阳台门,把他推了进去。

 

“等你睡着了哥再走,行了吧。”门被掩上的前一秒,叶修补了一句顺便再抽根烟,可惜,也没能让黄少天止住傻笑。

 

 

 

第二天黄少天考完回到寝室时,黄妈妈正在帮他整理行李,见他回来了,冲他招招手,喊了声“阿天”。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快步上前帮忙,折腾了小半个钟头,里里外外又检查了一遍,才拖着两个拉杆箱出门。叶修伸指在一些没上锁的柜子上碰了碰,确认拉不开了,然后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来接黄少天之前,黄妈妈显然打扫了一遍屋子,房间里有股淡淡的橙香,桌子上一尘不染,环顾周遭,黄少天深吸了口气,将连日来由于紧凑的考试而产生的紧张压抑感呼入空气中,觉得自己的心情也随之好了不少,双肩包被甩到靠窗的沙发上,他全然不顾衣柜旁孤伶伶杵着的拉杆箱,仰面呈大字倒向床铺,四肢并用在被褥上划了两下,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

 

直到叶修的脸毫无征兆地挡住了他的视线。黄少天一个激灵,差点一脚把他踹上天花板,“我靠,你要吓死我!”紧接着黄少天一把把他从空中拽到床上,撑起身子瞧向门口,见门并没有打开,这才放松了些。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叶修倒在床上揉了揉有点被摔懵了的脑袋,骂黄少天是个暴力狂。黄少天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的气音,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该如何回击。对付人的那些威胁招数,对付鬼全然没有丁点用处。叶修因此有恃无恐,坐起身拢了拢袍子的前襟,“不理箱子了?”

 

“懒得理,晚点再说!”黄少天翻了个身,摩挲着他的长袍衣摆,“对了老叶,以前怎么没见你穿过这件袍子,新衣服?”

 

“对啊。”叶修点点头,“好看吧?”黄少天故作嫌弃地瞅他一眼,嘴上却说,挺好看的。

 

“反正我也看不到我穿出来是什么样。”叶修摆摆手,“老魏受阴差之托给我捎来件衣服,应该就是鬼神服吧,你觉得好看就行。”

 

长袍以黑色打底,衣襟和袖口处绣了一圈精致的金色花纹,体现鬼神的尊贵地位的同时,也并不显俗气。过了一会,黄少天依然没撒手,问他,“那天除了戒指,我送你的那封信,你还没拆吧?”

 

“还没,怎么了?”叶修从袍袖中拿出一封厚厚的信件,“贴身带着呢。一直也没问你,你不会夸哥夸了几万字吧,这么厚,怪不好意思的。”

 

“……滚滚滚!”黄少天夺过信,把信封竖着在床上敲了敲,而后沿着边缘撕开,“原来让你在我生日当天拆,主要是因为那天不单是我的生日。”黄少天顿了顿,面色泛起一层酡红,没接上落下的话音,垂着头从信封里捻出几张叠成豆腐干大小的纸递到他面前。

 

叶修心下诧异,接过后摊平纸张,折痕在他的指尖下销声匿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的眼底未起波澜,心里却止不住去想,三年前的那天,如果黄少天没有出现在他视野里,会怎样。

 

思虑了几秒钟,他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角,心想,不会怎样。黄少天继续做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类,而他,也不过失去他在人间唯一的温度,唯一的寄托罢了。

 

可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当作雁过无痕。就算是无边的海洋中落了滴水,也能铺开一圈的涟漪。

 

笑的时候,蹙眉的时候,微嗔的时候,黄少天把叶修不同的表情呈现在纸上,相机镜头无法记录他的容貌,叶修不知道黄少天是如何捕捉下来的,也无法准确判定画得是否吻合,毕竟他已经有几百上千年没有照过镜子了,只能依靠叶秋来还原自己的样貌。他从没有想过会通过这种方式来重新认识自己,几年的相处之下,他恍然发觉,黄少天对他的了解可能要超过他自己本身。

 

“你看看,喜不喜欢?”黄少天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应。叶修没有说话,将纸收回袖中,欺身抱住了他。黄少天身子一僵,回抱的同时忙问他怎么了。

 

“消停点吧,阿天。”叶修顺着脊椎摸着他的后背,“让我安静地抱一会儿。”



/Fin.


时隔三个月的番外,弥补文风断层真的努力了,加上番外一共3w字出头,会整理成TXT发在微博小号。


评论 ( 15 )
热度 ( 175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