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多读多写,少评价

Send My Love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张佳乐帮黄少天把花盆搬到门外,看着一个远去的背影,回头对他说,“每天蹲点似的,你说他要这免费的花有什么用?”


“我怎么知道?又不关我的事儿,我只管送花。”黄少天正浇着花,摸了摸柔嫩的花瓣,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是……你没觉得他对你有点意思吗?”张佳乐一屁股就想坐到板凳上,谁知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抽走,他跌坐到地上险些屁股开成四瓣,咬牙切齿地瞪他,“卑鄙!”


黄少天扬扬眉,“你不去找你家那位,打算在我这耗一整天吗?滚滚滚,小情侣吵架把我这当避风港了还,大爷我可不是好惹的,快点滚,别打扰本老板做生意!”


“操,才两天你就不乐意收留我了,塑料兄弟情!”张佳乐索性就坐地上,两腿一盘,心不在焉地滑着手机屏。


“空气兄弟情。”黄少天纠正完,觑着他的表情,又不忍心继续损他,花店刚开门没有什么客人,黄少天便拖着椅子坐他身边,拍了把他的肩头,“你们俩到底吵吵什么呢?七年之痒都痒过去了,现在闹什么劲啊。”


“你个单身狗,你不懂。”张佳乐斜他一眼。黄少天两眼一翻气个半死,当即闭口不说话了。


不过他的确不懂,他对于恋爱仅局限于泡沫剧,本身没谈过,没什么立场和经验,多做劝说便会显得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在大学毕业后他没有选择就业找工作,反而在街口转角处买下几平的店铺,做一个佛系花店老板。之所以是“佛系”,佛就佛在每天早上七点开门后,他会免费送给进店的第一位客人一束花,每天变着花样送,即便生意再怎样惨淡,免费的花照送不误,很难不将他与“视金钱为粪土”联系在一起。


花店开张不久后,送花这件事便被他列入了每日日程里,于是首日第一位进入花店的客人有幸收获了一束雏菊。


你知道雏菊的花语是什么吗?黄少天记得当时那位客人这么问道。他作为一个花店老板,再佛也不可能对各种花语一无所知,多多少少做过功课。暗恋。黄少天这样回答。而后对方勾了勾唇角,盯了他半晌,手插进口袋慢悠悠地晃走了。


盯着他看是什么意思?黄少天起初不明白,而后来明白得也不够透彻。


第二天那人又来了,眼睛下方有浅浅的黑眼圈,似乎昨天没有睡好觉。黄少天把手里的一捧满天星塞进他的怀里,顺口唠叨了几句,无外乎是什么早点睡觉,工作不如身体重要,诸如此类,佛系话痨本质展露无遗。


男人也没打断他,任他不带喘地说完,最后顺着他落下的话音点点头,却是显而易见的敷衍,显然没把他的唠叨听到心里去。他掏掏耳朵,不带烟云地走了。


第三天当黄少天递给他一束香水百合时,他的眼波肉眼可见地一荡,又随即被掩盖过去,眉尾吊着促狭之意,接过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就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每天见到同一张脸,都要变成怪谈了。月末的那天第一个推开店门进来的依然是他,黄少天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黄老板,今天是什么花?”


“叶修,你每天蹲到我免费的花之后,是不是都拿去送女朋友了?”黄少天用中性笔将日程第一栏划去,从一旁拿了一束尚沾着水珠的花儿来,“给你,拿了快滚滚滚。”


“你怎么知道?”叶修闻言笑了,“喂,你不会吃醋了吧?”


“???滚!!”


叶修看着手里的红玫瑰,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当着黄少天的面将花枝折去一半,插到对方的衬衫口袋里。


“黄老板,我接受你的求爱了。现在我把它送给我的‘女朋友’,你同不同意?”





上班闲着没事的一则摸鱼。如果于世每天都有脑洞,我都可以成为日更甜文写手了23333


评论 ( 21 )
热度 ( 241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