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Hexagon-01

杀手x刑警,强强,美剧sense8设定,有改动

与心友 @不行于世 玩的棋盘游戏,梗:与真爱擦肩而过

 

 

01

 

方锐醒过来时,先看到不远处的护士和医生扎在一堆,正在窃窃私语。他愣了愣,视线扫了一圈四周后,落回到自己身上。

他身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没少胳膊也没少腿,哪里都没伤着,怎么会一觉醒来进医院的?他撑起身子往后靠了靠,抬头向门外不经意地一瞥,正看到一个男人站在病房门口,双臂环胸背靠着门框,他身形颀长,全身黑的着装,一手夹着根烟,一手插在口袋里,左侧膝盖微微弯曲,看上去懒洋洋的没什么站姿,却莫名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颇有黑社会老大的腔调。

而走廊里人来人往,竟无例外地将他过滤了,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似的。

盯着看了近半分钟,方锐忍不住了,上半身探出床缘,悄声问邻床的病友,“病房这里禁止抽烟的吧?”

这时,门口那黑衣人手中的烟蒂一抖,缓缓转过头,直直看向方锐所在的位置。

“是啊,有烟雾报警器的,谁敢在这里抽烟?”

方锐正想说些什么,回头的那一瞬间他猛地咬住了舌尖,将挂在嘴边的话悉数咽下,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茫然——他看到那个男人穿过医生护士,毫无障碍地向他走来。

没有绕行,直接穿过了肉身凡胎,就像……鬼魂那般。

我他妈,大白天见了鬼?我一定是在做梦。方锐目眦欲裂,也无法阻止那人的脚步,眼睁睁目睹他走到他面前,脑子里仍是一团浆糊,理不清半分思绪。

张了张嘴,方锐终究一个字没憋出来,觑着来者的神色,偷偷咽了口唾沫。

“看来是真的了。”黑衣人像是才发觉自己身处医院,扫了眼一旁的病友,然后上上下下将方锐打量了一番,“你哪里受伤了?”

“我没——”

“他身上装了定位器。”又有一个人凭空出现在黑衣人身边,两人身高相近,不同的是这个人看上去阳光许多,刑警制服上别着他的名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你看见了什么人?”

“等等等等,你们都是谁啊?”方锐顿觉一个头两个大,“我认识你们吗?”

“你怎么了,在跟谁说话?”病友见他对着空气自说自话,不由问道。

我也想知道我在跟谁说话啊。方锐简直欲哭无泪了。

“你叫方锐?”黑衣人看了眼床沿贴的名牌,“我是叶修。”

“我就不做什么自我介绍啦!”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你昨天是不是见到了一个女人,差不多这个高度?”他大致比划了一下,接着说,“金发,皮肤很苍白,身材还挺好的,不过我第一次见的时候着实被她吓了一跳,大晚上的站在小巷口,路口的白灯打在她脸上,那张脸显得更加阴森了,幸好我胆子大……”

方锐起初听得很认真,听到后面不禁翻了翻眼皮,打断他,“重点呢!”

“啊对哦,”黄少天右拳击左掌,“她没跟你说话吗?”

“可能没有说话的时机吧,刚想说,人就晕过去了。”叶修嘴角悬着戏谑的笑意,伸手将烟头摁灭在床头柜上,留下一个黑色的灼印。

方锐撇撇嘴,没有否认叶修的说辞,“她说什么了?”

“有人要追杀我们。”叶修淡淡开口。

方锐抓住了句中的关键词,“‘我们’?”

“对,我们。”叶修说,“一共六个人,另外三个暂时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方锐总隐隐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你们之前见过?还是原来就是朋友。”

“就见过一面。”叶修瞥了眼黄少天,悠悠道,“看到了点不该看的。”

然后方锐就见黄少天的耳廓肉眼可见地极速泛红,当着他的面踹了叶修一脚。

“……”方锐按了按太阳穴,“行了我知道你们彼此认识了,打住打住!”

“那——”话音未落,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走过来,露在口罩以外的那双眼睛死死盯着他,令方锐无端瑟缩了一下,手指绞进被单。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跟谁在说话?”那人说完,眉尾迅速弯了一下,自问自答,“我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捕杀才刚刚开始。”

他转身揭下口罩,冷冷道:“推他进手术室,提前进行手术。”

 

 

02

 

二十四小时前,远在欧洲的德国柏林仍是一头沉睡的雄狮,等待第一缕阳光的降临。

“一杯橙汁。”手肘撑在吧台上,叶修支着下巴,眯起的眼睛扫视着舞池里的人群,像是在寻找什么,收回视线后,一杯鲜榨果汁已经推到他手边。

“认识你那么久了,就没见你沾过一滴酒。”叶修来的次数太多,酒保早就与他熟识,说话也就毫不遮掩,直来直去,“你说你每次来酒吧就喝一杯果汁,去别的饮品店里买,不一样么?”

“啧,给你赚钱不好吗?”

“账又不记我个人工资里,有个屁用。”酒保边擦酒杯边说,“你今天又看中哪个男人了?”

杯口掩住了嘴角的冷笑,叶修喝了口橙汁放下杯子,“目前没有合格的人选,要不你陪我?”

“别打趣我了,我有多直你又不是不知道。”酒保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又分手了?怪不得我好一阵子没看到你男朋友了,看来是在躲你吧。你说说,一个月几次了,这肯定不是别人的问题,你得自己反省反省。”

叶修自然不能告诉他男朋友是他任务对象的事实,酒保对他的身份一无所知,始终以为他是在猎艳,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是在杀戮,不知道会露出何种震惊的表情。

“你笑什么?”酒保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叶修余光里看到了什么,将喝了小半的橙汁推回去,“找到了。你记好账啊,哥下个月拿了工资就来结。”

说完,便一头扎进了群魔乱舞的人群。

 

西装革履的男子跪在盥洗室的侧间里,双手扶着马桶边,头维持着向下的呕吐状,只是再也吐不出丁点的秽物。整个马桶里全是他粘稠的动脉血。

叶修将镜片擦拭干净,装回镜架,脱下手套扔进隔间的垃圾桶,然后走到洗手台前洗脸。

门被他反锁了,有醉汉敲门,敲着敲着又没了动静,可能睡倒在门口,也有可能被别人拖走了。独占一间盥洗室而不自知的叶修则跟个没事人似的,不见丝毫的急躁,磨磨叽叽洗净了被溅上血的脸,门外的响声被他的耳朵自动滤净,正抬头准备撕下嘴唇上方贴的一小片假胡子,动作却在他看到镜子上的人像时一顿。

镜子里的并不是他本人——那人上身赤裸,下半张脸糊着泡沫,正在刮胡子。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看到他之后愣了半秒,第一反应竟然是先低头看一眼下半身,嘀咕了句“幸好穿着”,好像生怕他那每个男人都有的器官暴露出来似的。

叶修不由觉得好笑,露出了今日第一个由衷的笑容,安慰道:“放心,看不见,看见了又怎样,大家不一样么?”

“靠——靠靠靠,你谁啊到底!”

“黄……少、天?”叶修没回答他的问题,撑着大理石桌面,凑近了看镜面里反射出的刑警制服上的胸牌,“你是警察啊?”

“对啊,干嘛?”黄少天赶忙将制服抱进怀里,同时扭头对一个方向喊,“妈我没跟人说话!我在自言自语呢!”

叶修“噗”地笑出声,肩膀颤了颤。

“笑个屁!”黄少天蹲下身套衣服,“不许看!周一上班要迟到了居然还见了鬼了,什么事儿啊这是……”

“哥不是鬼。”叶修摸了根烟叼进嘴里,“我叫叶修,黄警官。”

“我管你是谁呢……”黄少天边扣风纪扣边站起身,这时才留意到叶修背后那块墙面上的印花,“你在酒吧的男厕?”

“不愧是刑警啊,被你看出来了。”叶修勾了勾唇角,“你是第一次进行感官联通?”

“是啊。”黄少天将衣角塞进裤缝,伸手抓了抓额前的刘海,“你也是第一次?你什么时候见到那个女人的,她说的话你信么?”

“今天白天见的,半信半疑吧。”叶修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侧靠着桌沿,“至少她说的前半句已经确凿了,后半句有待检验。”

黄少天啐了口,“还有待检验呢,后半句如果是真的,你还能安安稳稳在酒吧里花天酒地?”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我的确在酒吧,但我不是来花天酒地的。”

闻言,黄少天蓦地抬眼,却发现镜子里俨然是自己,方才的叶修已经不见了踪影。

 

 

03

 

方锐被推进手术室后,负责他的几个护士只留下了一人,她从柜子里翻出了两个手铐,作势要铐到他手上,被方锐一把扣住手腕,“做个手术需要把我铐起来?”

“医生这么吩咐的。”

方锐心头的那股不安情绪搅得他头疼,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地加重了两分,他充耳不闻护士的小声抽气,拧着眉问道:“医生要给我做什么手术?”

“这个……”接触到方锐的眼神,护士抖了一下,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忙哆哆嗦嗦交代,“是、是额叶切除手术,具体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你的病历上是这么写的。”

“不能做这个手术。”方锐循着声源看过去,一个卷发的姑娘站在桌边,手上拿着所谓的病历。方锐没由来地相信了她,挣动的幅度更大了一些,惹来了里屋的几个护士压住他另一只手,“我去,没天理了!”

“天理自己创造呀。”叶修的声音传出,紧接着方锐发现自己的右臂在空中划出一道干净利落的弧度,下一秒就见原本紧紧锢住他右手的两个护士叠罗汉似的摔倒在地上。方锐惊愕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叶修你到底是谁啊,警察吗?”

“别把我跟他混为一谈,我才是警察!”黄少天骂骂咧咧,一手卡住左边护士的脖子,“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

“我、我……”护士吓得色变,脸上最后的那抹血色也褪去了,然而不等她开口回话,黄少天就松开了她,轻轻把她推到一边。

“不是一伙的,告知的也肯定不是真名。”黄少天蹲下身,捞过床上的手铐反铐住她,“老实呆着吧。”然后他回身,从方锐的衣领后摸出一个半个指甲盖大小的定位器,随手拍到她背上,拍拍裤子站了起来。

“刚才那个女生是?”方锐边走边问,从旁人的视角来看,这人就是在对空气说话,多半有精神病倾向。但他脸皮厚,别人看过来他也回看过去,满脸的理所当然,完全没觉得自己有哪里不正常。

“苏沐橙。”方锐回过头,才发觉苏沐橙一直跟在后面,身上套着某家医院的白大褂。

“你们都来自哪里啊?”方锐接受了醒来的种种异变,转而开始搭建沟通的桥梁,然而基础还没建好,叶修毫不留情地一脚把它蹬掉了,“什么时候了还唠嗑,这里监控那么多,哪些被控制了都不知道,你想回去做手术吗废物点心?”

“监控我已经黑掉了,前面有他们的人,从右侧快速通道走。”

“这又是谁?”方锐已经乱套了,人看上去越来越多,安全感按理说是应该成倍增长,可实际上只有他一个人疾步走在走廊,他的那颗心始终吊在嗓子眼,上也不是落也不是,额头上逐渐渗了层晶亮的薄汗。

“张新杰。”

“挺好,咱们多了个技术人员。”叶修伸臂想揽住隔着两个身位的黄少天,不想被他侧身避过就算了,还将几分钟前挤兑方锐的话循环利用,“什么时候了还动手动脚?门推不开就让一让,我有权限。”

拥在前面的人闻声自动为他辟出一条路,期待地等待黄少天所谓的“权限”,直到黄少天从兜里拿出一根铁丝,在锁里捣腾了两下,再一拧门把手,门应声而开。

“……”张新杰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沉默不语。

只有叶修眼睛一亮,“你技能点挺多的嘛,有没有兴趣跟我合——”黄少天猛地关上门,将叶修与未落的话音一同拍在门外。

“刑警怎么能这么对待良民?”叶修毫不在意地揉揉差点被拍平的脸,跟了上去。

“就你还良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黄少天剐了他一眼,叶修权当没看见,依然不生气,反而激他,“即使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可你没法对我下手啊。”

“我疼,你也会疼的。”

“……”黄少天哑然,不置可否。

叶修说话时喷出的鼻息尽数撒在他耳侧,黄少天往另一侧躲开,扭头恶狠狠地蹬了他一眼。叶修得逞般地笑了笑,没再逗他,游刃有余地躲过迎面劈来的手刀,手肘反击对方颧骨,只听一声闷哼,对方便像废铜烂铁似的跌到一边,晕了过去。

“这里是四楼,楼下还有人上来吗?”苏沐橙被几个男人护在中央,边走边将长发拢到耳后,随意绑了个马尾。

“暂时没有,不过你们得加快速度。”张新杰说。

“先不说这个,我们逃出去了,外面有人接应吗?”方锐走在最前面,他平时缺乏运动,腿已经有点泛酸。

黄少天有些纳闷,“要什么人接应,你是少爷还是大家闺秀啊,这种紧急关头,有车不就行了?”

方锐回头递去一个眼神,黄少天甫一对上眼,脚下立时一个趔趄,被叶修扶了一把后迅速跳开,嚷嚷道:“我靠,你不会开车?”

方锐说得坦荡,“本本族,拿驾照到现在近一年,就没上过马路。”

“要你何用,废物点心。”叶修叹一声,摇了摇头。

“等会我开!”此时的五人小队中又多出了一人,身上的赛车服还未脱下,一头张扬跋扈的红发被一根皮筋束在脑后,“我刚下比赛,不好意思来迟了。”

至此,通感六人全齐。




梗暂时没用上,后面才会出现。

建议百度一下sense8。


评论 ( 25 )
热度 ( 203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