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ABO】Signal-05(END)

*双杀手,典型AO,强强,高科技时代背景

04

注:如果宿主设定的梦境为过去,则宿主的记忆也会回到过去,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未来发生的事,但不会干扰局外人的记忆。在嵌套的梦中,被牵扯进来的局外人延续的是外层梦中的记忆。

 

 

 

 

09

 

“陶轩?”老人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思绪仍淀在日复一日的庞大工作量中,“嘉世的董事长?我记得他不是去年已经跳楼自杀了吗?”

“您知道这件事?”叶修一怔。

“是啊,就是我们这里接收的尸体。”她解释道,“不过我没有插手验尸。那时候陶轩已经快摔得稀巴烂了,面部无法分辨,况且那么多人现场作证,的确是一个人站在六楼天台跳楼身亡,于是我同事检验了一下DNA填完尸检报告就提交上去,尸体第二天凌晨便送去殡仪馆火化了。”

“是这样的,”叶修顿了顿,斟酌完措辞才缓缓开口,“您可能觉得不可理喻,但我觉得他本人依然活着,所以我需要您帮我查一下去世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陶轩。”

老人在电话那头听得云里雾里,没等她回过神,叶修紧接着问,“冒昧问一句,您认识陶轩吗?”

“当然认识,他和我同事老熟人了。”她哂笑一声,故作轻松地说,“而且,我老伴的眼睛就是他弄瞎的,怎么会不认识呢?”

 

 

笔杆在指间往复转动,叶修轻咬一下笔端,开始向纸上落笔:如果现在的梦境中能与他产生对话交流的人都是宿主认识的人……

他全凭记忆,逐一记下这两天与他产生过对话的人,直到写到楼下老大爷,他的笔尖悬在上方,几秒后落下,画上重点符。

据法医老人所说,三年前那场车祸后,老爷子被送往医院,她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火速前去,恰巧碰到了同样来医院包扎伤口的陶轩,她当时并不知道陶轩便是肇事者,但陶轩却从她口中得知此事,为了日后的合作关系,他选择闭口不言,并过了几日亲自探望老爷子的病情,给他带了一些补品,意图通过弥补的方式将事情掩盖过去。至于法医老人最后如何知道事情的原委,她没有多说。

他一开始对于她作为老爷子的另一伴的这一身份抱有怀疑,因为搬入新居的一年里他很少见到有他人进出老爷子家,于是老人解释道,老爷子出事那段时间性情极其敏感,特别容易发怒,他不愿意见家人也不愿意见朋友,对他们恶语相向并把他们轰出家门,百般无奈之下她便搬了出去,想过一段时间再住回去,结果回去时发现他已经搬走,联系方式也换了。

撇开这些私事,假如她的言论属实,那么便能说明陶轩是认识他们二老的。且叶修的交际圈不过指甲盖大小,他认识的人陶轩也认识。

这样看来,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陶轩一人,他必然是现在这个梦境的宿主。刚愎自用导致他百密一疏,独独没有想到叶修原本就认识当年被他撞倒的老人。

思虑至此,叶修心口的浊气仍旧没有舒出来,总觉得哪里还漏了点什么,这一切进行得过于顺利,几乎已经可以盖棺定论,反而令人不安,像是有人事先安排好,所展现出的疏漏也是刻意为之,引人往那条路上走。

目前排除一切可能是人为的巧合,他心下仍有一个疑虑:如果陶轩没死,那么去年代替他跳下去的又是谁?以叶修对他的了解,他并不是会为了报仇而把自己搭进去的那种人,他没必要和黄少天一同困在梦里。

时针转动地匀速而无情,叶修不知道现实生活中已经过去了多久,而在梦里他早已度过了三个昼夜。他又坐了几分钟,蓦地站起身调了半小时的闹钟,躺到床上阖上眼,他想,不论怎样,以哪种形式,他都想现在就见到黄少天。

梦仿佛早已等他良久,顷刻间将他淹没。

 

10

 

叶修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厚重的两片窗帘之间留出一条缝,光从那里泻入,光影拉伸到被子上。

柠檬香在空气中流连,叶修翻身拿过手机,发现时间再次倒退了一年,回到了行动当天的早晨。

他在床上赖了一会,好像在特意等待些什么。

果然没过多久,门铃响了。

他定下心神后,才爬起身趿着拖鞋去开门。门外的黄少天穿着休闲便服,看上去格外清爽,骂骂咧咧地走到玄关换上拖鞋,顾自去厨房倒了杯水,边喝边说,“你怎么才起床,晚上就要行动了你一点都不紧张的吗?”黄少天单手拉开窗帘,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身上,他扭头瞥了眼茶几上的烟灰缸,“靠,你怎么又抽烟,不是说好了要戒的吗?”

叶修晃晃二郎腿,“明天就戒。”

“靠,鬼才信!”

“呵呵。”

黄少天拱进他怀里,把玩着他左手上的戒指,“你什么时候买的戒指……哎?上面刻的拼音,不会指的是我吧?”

叶修收回手,一脸严肃地胡编乱造,“地摊上买的,老板说他养一条小黄毛,所以他刻了当作纪念。”

“……你当我傻子骗啊!”

“没有,是真的。”

“真你二大爷!”

从客厅一路打进主卧,双双跌进床垫,叶修翻身压住黄少天的上半身,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嗅他颈侧的气味,微微眯上眼,长长地叹了口气,轻声唤道,“少天。”

你怎么可能不是我的软肋。

他们在房间里温存了一会,然后爬起来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流程。

叶修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他一面陪着黄少天梳理,一面分去部分心思去想:梦里的黄少天是去年的黄少天,他对于今年的事,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一概不知。就目前看来,黄少天似乎无法在梦中主动求救,有相当大的局限性。因此,黄少天的两次梦境都从这一天切入,这其中必然有他之前没能捕捉到的线索,充当求救信号。

“老叶你想什么呢,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心事重重的样子。”黄少天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不会是紧张了吧,不应该啊,还是没睡好?”

“你以为我是你?”叶修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付,车停在嘉世附近的十字路口,卡在无监控区的边缘。

他松开安全带正想下车,余光里黄少天陡然倾身上来,捉住他搭在门把上的手,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咬住他的下唇瓣,将舌探入。叶修的瞳孔剧烈收缩,还未能尝出滋味,黄少天已经退离,转身下车。

叶修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黄少天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小路穿到大楼背后与郑轩他们会合。

“黑进去了吗?”叶修偏过头低声问罗辑。

“进去了,黄少天现在仍在一楼逗留。”

“看一下五楼的情况。”叶修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着装,不着痕迹地塞入传声耳塞。

“五楼……”罗辑话音一顿,叶修紧跟着转过头问他怎么了,“五楼没有一个人,四楼至少有十个带枪的杀手,至于六楼,一共五个。”

这的确出乎了叶修的意料,四、五两层楼面的部署竟然有着天壤之别。他沉吟片刻,大步走向最近的安全通道,“告诉少天,让他们直接上六楼,如果有持枪的反抗,一并干掉。”末了又加上一句,“让他们小心。”

“那我们呢?”方锐问。

“去五楼。”

 

 

“五楼一个人都没有,老叶你确定是这儿?”方锐紧紧跟在他身后,“黄少天问为什么突然改变原计划?”

“陶轩在六楼,但是五楼这里很可疑。”叶修一边选择性回答,一边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扫过去。

“你——”方锐想问你怎么知道陶轩在六楼,然而叶修突然抬手打断了他。

“叶修,他们发现监控视频被调包了,我黑不进去了!”罗辑焦急的声音传入他的左耳。

“没事,不用紧张。帮我看好五楼和六楼的动向,主要是少天那里。”话音未落,他的脚步蓦然停住了,方锐一个刹车没刹住,险些撞塌鼻梁,他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科学研究室?嘉世要科学研究室做什么,他们不是做娱乐节目的吗?”

叶修斜了他一眼,表示你问我,我去问谁。

门上装着密码锁,叶修上下打量了一番,大概估量了一下硬闯的可行性,“这个门是防爆门,我俩几个子弹用完也进不去。”

“老叶老叶老叶在吗在吗?”

方锐赶紧把耳塞递给叶修,低声说黄少天有事跟你说。

叶修换下右边耳塞,刚塞进去就听见黄少天刻意压低的嗓音,“陶轩的确在六楼,我们捉住他了,现在杀了还是先带回去?”黄少天停顿了片刻,“对了,你怎么知道他在六楼?”

“确定是陶轩本人?”

“是啊,你当我眼瞎啊!”黄少天骂道。

叶修沉默了一会,脚尖一转往拐角处走去,走过拐角后他的身影往一侧一闪,掩入墙后。方锐跟在身后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不敢多吱一声,只能和叶修一块背部紧贴着墙面。

“把陶轩放了,看他什么反应。”叶修忽然出声,方锐往他那里瞟去一眼,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对黄少天说话。

黄少天起初在那头嚷嚷了一会表示不理解;但叶修执意让他这么做,况且他们人多势众,一个陶轩在他们那么多张眼皮子底下也插翅难逃,便依言将他放了。

结果不一会,自耳塞传来黄少天的一声“我操”,充满了震惊,紧接着叶修听见他急促向前冲的脚步声,窗外的风毫无章法地灌入他的双耳,风声通过传声耳塞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不多时楼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嘈杂,与救护车由远及近的鸣笛声混为一体,乱成了一锅烂粥。

毫不知情的方锐只察觉到了叶修呼吸一窒,下一刻他与叶修同时听到走廊那一头,一扇门打开了。

方锐手撑在叶修肩上,奋力踮起脚尖往那头瞧,好奇害死猫,完全没注意叶修涨红的脸。

然而叶修即刻忘记了要他好看的想法,因为——

他看见从那扇门走出来的,俨然是如假包换的陶轩,而他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叶修在外层梦境里撞到的那个怪才科学家。

 

11

 

叶修瞬间从梦中惊醒,半小时还未到,他关掉闹钟,抹去额上渗出的冷汗。走进盥洗室洗净了脸,他看着镜子里与他一模一样的那张脸愣了会神。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不会是……

他还没有顺着思路继续想下去,手机突兀地响起。他扯过毛巾囫囵擦了把脸,扑进床铺接起电话。

“比较奇怪,陶轩的确是死了,”老人说,“但是我在资料库中查到,还有一个与他DNA相同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依您的想法,您觉得这是为什么?”

“死的那个应该是陶轩的克隆人。”

叶修不置可否,证实了他方才心中的猜测。他挂断电话后好一会没有反应,像是被抽干了水分的树,没有知觉,一点都不想动。

知道了陶轩活着,所以呢?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并没有实际意义。

他躺了一会,天花板上悬的吊灯有些晃眼,他眯了会眼睛用手去遮,突然间一道光从他脑海中划过,他翻身而起拉开抽屉,拿出那张灯塔的照片。当时黄少天旅游回来,给圈内朋友都寄了照片,叶修住在嘉世,照片是陶轩替他收下的。将它转交给叶修时,陶轩感慨了几句,说如果住在那里,每天的心情一定很不错。

而那张名片上科学家的地址,恰好就在灯塔的附近。

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他刚换上行动装备,方锐踩着点打电话过来,问他有什么天大的事,非得让他现在赶回来。

叶修没跟他多啰嗦,挂了电话直接发给他地址,让他赶紧过去。

叶修赶到时方锐还在路上,那是一栋傍海的小别墅,多次确认了地址无误后,叶修食指弯曲叩响大门。

但半晌无人回应。

于是叶修直接用枪打穿了门锁,推门而入。一楼空无一人,正准备走向楼梯时一道黑影忽然冲下来,作势就要掐他的脖子。叶修侧身避过,反手用虎口卡住他的喉咙,“嘭”地一声将他压到墙壁上,从他牙缝里泄出一声闷哼。

“陶轩在哪儿?”叶修不跟他废话,“你肯定知情,不要给我绕圈子。”

“陶轩不是死了吗哈哈哈哈。”科学家阴森森地笑起来,没一会又恢复成上午叶修看到的模样,开始垂着头一昧地道歉。

简直跟精神分裂了一样,又像拥有多重人格。

“死没死你会不知道?”叶修手上的劲又加大了一些,卡得科学家脸越涨越红,快要喘不过气。

骨瘦如柴的科学家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羔羊,被叶修举得脚跟离地,双手紧紧握住叶修的手臂,脖子上青筋暴起,脸上却依然挂着凉飕飕的笑容,喘着粗气道:“你把我杀了,就永远不知道陶轩在哪儿了。”

叶修脸色完全沉了下来,手上的力道却不由松了松,给快撅过去的科学家留了一口气。

科学家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了一阵,突然毫无征兆地朝一旁的柜子伸出手,叶修忙后退一步,然而他只是手指往那边指了指,叶修看过去,柜子上的花瓶下压了一张纸。他瞥了一眼科学家,然后快步走过去。

那张纸上写满了字,字迹扭曲像是蚯蚓爬,和面前这位科学家的外表极其不符。

正中央歪歪扭扭写着:快杀了我。

在它的四周写了许多零散的词语,叶修一边在脑中将他们连成整句,一边用余光留意着科学家的动静。

最后连出来的句子令他惊愕不已:陶轩把他的记忆复刻,强加在我身上;我被他利用,和另一个人的梦境嵌套,无法脱身;我只有把你引到这里,才能给你看这张纸条。

叶修点了根烟,含进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过了一会才开始说,“里层梦境的宿主无法直接求救,连纸条也不可以,是不是?”

科学家神经兮兮地先点点头,又立刻摇头,叶修心中有数,继续说,“你是外层梦的宿主,你是可以求救的,但陶轩控制了你的心智,你无法开口求救,同时孤立无援,只能在嘉世周围乱晃,结果你恰巧在今天上午碰到了我,所以就把名片塞进我口袋,是这样吗?”

科学家的回应一如既往。

“你说‘对不起’,其实是对被你困进里层梦境的宿主道歉,因为你并不愿意参与这件事,对吧?”

科学家这次只点头,咬紧了牙关没有做出摇头的动作。

“最后一个问题。”叶修摁灭了烟,紧了紧身侧的拳,“被你锁进梦里的那个人现在在不在嘉世?现实中。”

“我去,这不是那位科学家嘛!”就在此时方锐突然走进来,科学家猛地反应过来,狗急跳墙般地往门外蹿。

“废物点心!”叶修忍不住骂道,三步并两步追上去,薅住他的衣领往邻近的餐桌上扔。

“什么情况啊这是?”方锐仍处在状况之外,但见状连忙上前帮忙按住科学家,“劲儿还挺大啊这人,不是被逼急了吧!”

叶修顾不上理他,板正科学家的下巴强迫与自己对视,“他现在在嘉世吗?”

“谁在嘉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方锐愣了愣,被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打蒙圈了,结果两个知情人没一个搭理他。

僵持了一会,叶修缓缓直起身子。方锐仍扣着科学家的手腕,见叶修有所动作,忙回头见缝插针地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下一秒,叶修举起手枪,枪口对准了科学家的眉心。

 

12

 

猛地睁开眼,叶修发现自己坐在书桌前,面前堆满散乱的纸张,黄少天留下的纸条位于中央。他看了眼台历,又看了眼手表,梦中度过三日,而现实中距离黄少天失踪仅过去三小时。

他转过左手无名指上戴的戒指,上面刻着“Ye”,代指他的姓,是去年黄少天生日当天,他们一起定做的。

他回到了现实中。

那么黄少天也应该醒过来了。

一边舒展筋骨一边往外走,叶修顺手抄过枕边的匕首,黄少天惯用的那把。

踩过被雨打湿而泛起水汽的湿滑路面,他孤身一人,向嘉世的方向快步走去。

 

 

 

END.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贴出大纲,以及一些文中并未解释的点:

 

陶轩让科学家克隆了自己,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行动,很容易能找出藏在内部的卧底。刘皓碰到叶修后告知陶轩,陶轩让克隆人跳楼自杀,佯装成自己已经命丧黄泉,然后开始策划这场复仇行动,虽然过了三小时便夭折了。

叶修陷入两层梦境:一层是黄少天的梦境,心理上的刺激能醒过来,称为内层;二层是教授的梦境,只有杀死宿主才能醒过来,称为外层。是个同心圆。二层梦将一层梦锁住,只有一个宿主在梦里被杀死,另一个宿主才能在现实中醒来。宿主如果在梦中被杀死,现实中也会死。

外层梦是陶轩为了让叶修活在一个没有黄少天的世界里,忍受恋人消失的痛苦,并且铺天盖地地设置了关于他的信息,让叶修被误导而永远走不出去。内层梦的黄少天无法求救,只能通过不断地重复围剿嘉世的那天来给叶修线索。陶轩千算万算,没能想到科学家会背叛他。

距离嘉世没落过去整一年,当日中午,黄少天午睡时被灌输了陶轩记忆的科学家入侵了梦境,并被困在了里面,然后被陶轩关进嘉世的科学实验室,科学家也在里面。

黄少天留下的纸条字迹是陶轩仿真技术写下的,孤岛暗指孤立无援。

 

关键点在于楼下的老大爷和那只导盲犬:导盲犬代表盲人的眼睛,为什么导盲犬从不咬人,突然咬叶修呢?因为当年的肇事者并没有死,这是我认为的比较重要的一个signal。

另外还有很多伏笔,就不多说了。

 

 

总之是个比较烧脑的脑洞,梦来自《盗梦空间》,黄少天消失来自《消失的爱人》,陶轩跳楼实际却没有死来自卷福的《神探夏洛克》中的某一集。


本文字数2w6,收录于合志《二度》,以书本上的修改版本为主。

评论 ( 49 )
热度 ( 288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