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风雨下潮涨

短小的摸鱼,灵感源自于昨天白川太太的画,斗胆圈一下 @白川 ,点我看超级无敌好看的图



前一刻刚收到消息,还没来得及看,下一刻手机在手里震动起来,吓得叶修差点把手机“哧溜”丢出去。来电显示是黄少天,对方耐心很好,他也耐心很好,逗弄的心理作祟,他刻意等到手机震了几十秒才接通电话,话筒离得远些。黄少天好像看透了他的鬼把戏,张口就骂,我靠,你大爷的!喊你组队刷boss随叫随到,我的电话就那么晚接!是不是故意的!叶修揉揉眉心,打断他,说正事,小同志。

 

“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吗?”黄少天语速很快,呼吸有些喘。电话里有些嘈杂,叶修隐约听到航班号的播报通知,敲击键盘的手指稍一停顿就被对面刷掉小半罐血。屏幕上王不留行却不再攻击,退开几步距离,问他怎么走神了。

 

黄少天。叶修一边敲了三个字回复过去,一边问黄少天,“我刚要看,你电话就打过来了。”行行行。黄少天敷衍道,反正就是来通知你一声我到北京了而已,我等会先回酒店,理好行李再找你啊!

 

你还没告诉他?

 

“你现在在哪儿?还在机场吗?”叶修握着手机微微直起身,回复王杰希:大眼儿你怎么那么会瞎操心呢?

 

“在啊,不过快出去了,人好多我的天,不知道等会出租拦不拦得到。”

 

“那你等我。”叶修熄了烟,顺手拿过一串钥匙,“我去接你。”话音刚落,他便挂了电话。

 

 

 

事实上,叶修开车过来也得费不少时间。路况不好,再者,他是个驾龄不过一个月的菜鸟。黄少天找了个位置坐下,百无聊赖地玩起手机,时间过去了近四十分钟,他才后知后觉,如果自己打车的话,现在应该快到酒店了。

 

所以他为什么要等呢?

 

发一条消息告诉他,我已经走了,有那么难吗?难就难在已经等了那么久,你该如何告诉他,你已经等了那么久,却不再等下去了。这就好比你喜欢一个人,在某个坎上,你觉得有点累了,想着就歇一歇吧,先不喜欢了。可黄少天觉得,既然已经等了,如果不等下去,不就白白浪费了之前等待的时间吗。况且他有的就是耐心。

 

等待了漫长的一个多小时,手机终于响了。

 

一坐上叶修的车,他边打量车内环境,一边在环视的同时,时不时扫一眼叶修本人。“你买的车?”黄少天慢吞吞系上安全带,“空间挺大的啊,不过是不是比较耗油?我爸原来也想给我买越野车,时间一长就给忘了,哎回去再通知他老人家。”

 

叶修没顺着他话题讲下去,反而问他安全带系紧了没。黄少天一头雾水,还能怎么系紧?一想觉得事出有因,笑容出现龟裂,“你不会刚拿驾照就上路了吧?”

 

握着方向盘打一个圈,叶修抽空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黄少天空有一颗跳车的心。“我去大爷的你练手非带上我啊!”黄少天抓紧了车门上方的把手,觉得生命跟牙签似的微不足道,一掰就断了。叶修觉得特好笑,认真告诉他,上了我的贼车,后悔也没用了。

 

送黄少天到酒店后,叶修在地下停车场干等,不能抽烟,他就只能聊以慰藉地闻闻味道,顺便给黄少天掐个秒,一个大男人理个行李箱居然那么磨叽。

 

就在叶修这陀螺即将原地转起来时,黄少天及时赶到抽走了鞭子,拍了把他的肩,从双肩包里掏出来个小玩意递给他。叶修接过来一看,哟呵,君莫笑的q版手办。他又觉得好笑了,问他送这个给他干嘛。黄少天白眼翻上天,收集懂不懂啊收集!这上个月刚出的限量款,我觉得你肯定不会特意去买,就给你买了一个,唔长得比夜雨声烦丑多了,什么花花绿绿的东西。叶修将迷你手办踹进裤兜,把他往车里一塞,“消停点吧。”

 

两人去四季民福吃了顿烤鸭,古人道食不言,寝不语,黄少天当耳旁风,聒噪不停,叶修这边给他碗里夹肉堵住他的嘴,那边耳朵充当过滤器,一箩筐文字筛呀筛,滤出几句关键句,他咀嚼的动作一顿,抬眼看他,“退役?为什么?”

 

“什么什么为什么,你都退役一年了,算一算我明年退役也差不多了,”黄少天咽下嘴里的肉,接着说,“九年了已经,你十年我九年。”叶修失笑,“我第八第九赛季你怎么不帮我减掉。”

 

“减掉个屁嘞,你不是一直阴魂不散吗?”黄少天骂骂咧咧,声音却越来越轻,“后面就是新一代的天下了。”

 

“我看你比赛,还能继续啊。”叶修老实说。黄少天睨他,搞得像你当时退役是因为打不下去了似的。谁说不是呢,年纪那么大了还占着冠军席,害得你们都上不来。叶修一摊手,惹来黄少天一番言语攻击,直说他不要脸,实在太不要脸了。

 

真不要我送?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叶修懒洋洋地靠着车门,黄少天脚尖一转,一秒钟都呆不下去的样子,被叶修笑着一把拉住手腕,“你打算玩几天?”

 

“四天,逛一逛故宫,看一看国博,起早看个升旗也差不多了,就给自己放那么几天假。我又不是你,都开始学着从商了,夏休期我还得训练的好吗。”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手腕,叶修没有用劲,可那圈皮肤却隐隐发烫。

 

叶修有些欲言又止,轻轻叹息一声,“几点的航班?”

 

“下午四点。你问这个干什么,还打算送我?”黄少天觉得叶修有些不对劲,但又琢磨不透到底哪里不对劲,“吃错药了吗你,搞得像在追我似的。”

 

叶修揉了把他的杂毛,绕过车头到另一侧车门,“一点我来接你,不见不散。”

 

 

 

中午的路况总比傍晚好,这好像是任何一个大城市里亘古不变的规律。叶修这一回没有迟到,提前十分钟等在路边,悠悠抽完一根烟,一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让黄少天下来。夏天的行李少,黄少天这次过来只背了个双肩包,来之前包还有些瘪,四天过后坐进车里,腿上的包已经俨然一个炸药包,手上还拎了几个纸袋,叶修扫一眼过去,果然是满当当几袋子特产。

 

大约是玩累了,黄少天在车上都闷闷的,不怎么说话,等红绿灯的间隙里,叶修偏头瞧过去,才发现他原来抱着包睡熟了。叶修把车载音乐调轻,空调风关小,淡淡地叹了口气,握着方向盘的手却紧了紧。

 

抵达机场后,叶修过了几分钟才推醒他。黄少天显然没睡醒,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到机场了,局限的空间里伸了个懒腰,解开安全带跟他告别,闭了闭眼,又翘起嘴角道了声谢。至于谢什么呢,黄少天没有多说。

 

正准备开门下车,叶修一把拽住他的手臂。“还有一点时间,能不能……”叶修顿了顿,继续说,“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儿?”

 

黄少天一愣,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瞳孔收缩,蓦然僵住了。被他抓住的手臂似乎麻木,但他能察觉叶修的手细微地发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他还是感觉到了。他好一会才回过神,轻轻挣开他的桎梏。叶修的心下瞬间凉了一片。可随即,黄少天叹了口气,嘴角有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坐回来再次系上安全带,“其实我因为一些事,已经改签晚上的航班了。所以我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前几天一个人逛太他妈无聊了,你现在想去哪儿?”

 

你不会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有多久,期间经历了什么,因为这些都不那么重要。

 

我们与命运作赌,我赌你会不会拉住我,你赌我会不会为了你留下来,赌那一点点的感觉是否存在,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所幸我们战胜了命运,也战胜了自己。

 

 

 

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



END.



留白的比较多,关于黄少天突然来北京的原因,以及最后面黄少天说的话是谎言还是真相,大家自行想象吧。

末句出自张国荣的《有心人》,个人觉得描述的是暗恋者的内心独白。


评论 ( 16 )
热度 ( 160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