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叶黄】当局者清-中

鬼神叶x学生黄


——————————


“你——你你你?”黄少天接过叶修递来的热水,抿了一口就把水杯搁到一边,“我还有课,你把我直接带回来干嘛!”

叶修稀奇地看他一眼,“我以为你会好奇我怎么把你带回来的。”

“我靠我问了你回答了我也听不懂啊!”黄少天拉住他的手腕,飞快地说,“快把我带回去,我跟郑轩说以拉肚子为由迟到一会,没说过要请一节课的假,万一老丁细问,郑轩什么都不清楚反而会因为包庇我而受罚,所以我现在得回去,你听得懂吗?喂喂?怎么没点反应?!”

“我是没什么意见。”叶修冰凉的指肚擦过他的眼角,“但你哭了你知不知道?”

黄少天瞬间僵住了,热度从被触碰的那块皮肤延伸开去,他能感受到他皮下的血管舒张,脸烫得可以煎鸡蛋。睫毛细微地颤了颤,他别开脸干咳一声,松开抓着叶修的手坐回床上,半晌没言语。也不知是由于刚才的小插曲让他心头一悸,还是在认真思考落泪的原因。

鬼在直觉方面非常迟钝,全然不能与人类相提并论。叶修不太懂黄少天的耳尖为什么红成了红双喜,不过他好奇心本就贫乏,别人不说他也懒得去问,也不喜欢操一些有的没的心。在他心里,天大地大,抽烟最大。因而他颇不在意地就地盘腿而坐,指间夹着没点着的烟,时不时嗅一下。

像在特意给黄少天留出酝酿陈辞的时间。

黄少天蜷在床头,双手抱起膝盖,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叶修听见,“初中时我谈过一次恋爱,就那一次,后面再也没谈过。但我也没真正尝到初恋的滋味。我和她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我看到一只鬼趴在我斜前方的靠背上。它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它。电影院里的光线忽明忽暗,亮起来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它的后脑勺上满是血痕,深色浅色的血痂交错,看上去就像个血淋淋的肉团。”

“你尖叫了?”叶修轻声问。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嗯”了声,想到那时候的蠢样又有些忍俊不禁,只是笑容泛着苦,“换做是你你也会尖叫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种鬼,所以我昨天才说你长得过于干净了,就没见过那么……的鬼。”

“那么帅的鬼,哥知道。”叶修把烟叼进嘴里,滤嘴快被他咬烂了,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无语地翻下床拉开床头柜,把打火机扔给他。叶修如蒙大赦,起身打开一条窗缝,靠着窗台深吸了口烟,“你床头柜放打火机,不会是为了……”

“就是你想的缘由。”黄少天毫不掩饰,“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说火能烧死鬼,我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打火机能给我那么大的安全感。”

“后来呢,你们因为这事就分手了?”叶修漫不经心地掂了掂手心的打火机,心下却有些复杂。

“那件事是起因。”黄少天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人衰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我那时候太小,一惊一乍的简直不像样,你能想象约个会我动不动就弹一下吗,跟帕金森似的。”

叶修知道他在刻意拿自己调侃,好让那些回忆乍听上去,不至于那么惹人不自在,但他很不给面子地没笑,转而问道:“那你和那个谁,校花,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压根没情况!”黄少天摆摆手,“她喜欢王杰希,对,就隔壁那个,不知道她从哪里打探到我和他是邻居的消息,最近一直来烦我要王杰希的联系方式,以为我和他很熟,我跟她说没那回事,她还偏不信,有跟我死缠烂打的功夫早把人追到手了好吗!”

他说着说着,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眯起眼看过去,“你都听到了?”

叶修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我躲在最里面一间抽烟。”

“你一只鬼,”黄少天略带鄙夷地看他一眼,“躲在卫生间抽烟?这跟脱裤子放屁有什么区别?”

“别人看不见我,但是能看到烟啊。”叶修回首不堪入目的过去,由不住叹了口气,“我之前抽烟吓到过一个老太,差点被我吓出心脏病。况且我淋雨没事,但是烟会熄掉啊。”

“他们都没发现你?”黄少天还是有些怀疑,倒不是他生性多疑,而是疑点实在太多,不问出来他憋在心里堵得慌。

“我去的时候他们就在了,最后一间门半掩的,没合严,我就躲那里面去了。”叶修的理直气壮引来黄少天一个白眼。“少抽烟要你的命啊,万一你被发现了怎么办?”话说完,黄少天才咂摸出这句话里的歧义,叶修也察觉到了,关爱傻子的目光追过去,“他们看到一根烟悬浮在空中,所以呢,还能拿我怎样?”

如果对话就此断片就好了,可叶修好死不死接了下文,“你是担心我吓死他们,还是担心他们会对我不利?”

简言之,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他们。

这该让他如何作答?简直是口不择言导致的作茧自缚,让他骑虎难下,横竖回答都不对,干脆闭口不言。他抿了抿唇再次对上视线,就看到叶修眼角还未消匿的促狭,而后他清晰地听到自己后槽牙摩擦的声音。

这货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现在好点了没,还要去上课吗?”叶修收起满身不正经,在手上掸了掸烟灰。黄少天惊呆了,正想问他不会烫疼手吗,就看叶修手指捻过烟灰,连带着那块烫伤一同销声匿迹。

“……”黄少天无声地倒吸了口气,震惊沤在胃里,心中默默列了张单子,一笔一画记下叶修种种匪夷所思的能力,打算“秋后算账”,“老丁的英语课最后一节,自习课我不上的反正,现在再去也来不及了快下课了,而且我还没想好怎么说明自己究竟是怎么突然消失的,我靠明天该怎么办啊啊啊黑胖子那瘪三肯定会把这事散布出去,我又正好不在场,这下完蛋了!”

说到后面黄少天完全是在自言自语,语速机关枪似的,叶修怀疑黄少天要么真把他当背景布,要么是跟他熟了才如此畅所欲言解放天性。毕竟昨晚这张聒噪的嘴门闸还未全敞,叶修一时被这好似攒了十年半载的洪水打了个措手不及,不禁向后退了半步,不动声色逃离扫射圈,同时敏锐地捕捉到几个关键词,“这个不需要担心,哥做事没那么毛躁,早处理好了。”

“……啊?”黄少天闻言一愣,随后福至心灵,“你是不是消除他们当时的记忆了?”叶修点点头,“大脑程序更新挺快啊。”

“你就说你不会做什么吧,否则我默认你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叶修一听,乐了,“我那么能呢,鬼成仙啊?”

“不过,我还真有件事不会。”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自手心燃起一团幽暗的鬼火,整根烟在火焰中灰飞烟灭,“我不会写字。”

“我靠——咳咳咳……”黄少天险些充当人型喷泉,狐疑地剐了叶修一眼,“这就是你唯一不会的事?你如果说你什么都会,我都认了,你不会写字这个也太——太不符合你这个人,啊不,鬼设了。那你认字吗?”

“啧,鬼就没几个会写字的,我弟算个例外。”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认字但是不会写。”

与其说是不会写,懒得学更能让黄少天信服。

“你还有弟弟呢?在哪儿啊,没跟你呆一起?是亲弟弟?你比他大多少?”黄少天问。

“你问题怎么那么多。”叶修掏掏耳朵,“双胞胎,我离家出走了。”

“……”直觉告诉黄少天,离家出走的确是叶修能做出来的,至于理由,还是别深问比较好,于是岔开话题问他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味道的泡面?”叶修问,“每种味道我基本都买了,应该能撑到高考。”

黄少天两眼一黑,顿觉前途一片渺茫,“你没拆吧?全他妈给我去退掉!我天天吃泡面我能熬过高考吗!”

“如果不能退怎么办?”叶修抱着一箱泡面,委委屈屈站在门口做最后的反抗。

“那你就和这箱泡面一块进垃圾桶去吧!”




最后还是留下两袋泡面,原因很简单——二模后的作业实在太多了。叶修在黄少天的嘴炮攻击下无奈又跑了回学校,替他把作业带回来。黄少天左手握着塑料叉,右手笔也不停,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叶修无所事事地坐在地上,待黄少天吃完,再帮他把碗端出去洗净。这次他没有隐藏自己的身形,黄少天也没有把门锁上,某种程度上默许了叶修的出入自由。

时针指向十一点时,叶修不经意瞟过去,黄少天的姿势好半天没变,凑近一些,才发现他闭上眼睡着了,连睡觉的姿势也坐得笔挺,只是脑袋捣蒜似的时不时点一下。叶修把他手中的笔抽出来放到一边,然后起身去客厅沙发上拿毛毯,返回时黄少天已经把脸埋进臂弯,趴在了桌上。笔就像是一个开关,让他肩上的压力一松,沉沉睡了过去。他把毯子轻轻盖到他身上,出去悄悄掩上门。

这间公寓两室一厅,一个人住过于宽敞,多了一只鬼住进来,反而少了些原本的冷清。原来多一分呼吸,就不一样了。

书房紧挨着黄少天的房间,空间不大,挤了一个书橱和一个电脑桌,飘窗上几个小杠铃早已落了薄灰,想必好些时日没有被“临幸”了。叶修的视线走马观花过了一圈书架上的读物,书橱并不高,最上一层叠了一沓试卷,自上而下的书籍分类规整,第二层摆着教辅书,再下一层各种小说。叶修自然对教辅书不感兴趣,他从众多小说中抽出一本,随意翻了两页,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内容,他捧书的手猛地一抖,惴着一颗不平静的心,木讷地把书塞回原位。

书是崭新的,没什么折痕。他估摸着黄少天只是买回来充实自己书柜,没有考虑里面实打实的内容。这样一想,他堵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顺了顺,把刚才看到的画面强行撵出脑子。

窗帘没合上,清冷的月色洒在飘窗上,又沿飘窗爬上紧挨的电脑桌。鬼在夜间的视力相当优异,不需要开一盏灯,就能远远看到鼠标旁躺着一张红白相间的卡,百年一遇激起了叶修枯涸的好奇心。

长得和鬼界的荣耀账号卡有点像。放在鼠标旁,应该和电脑有关。卡上标明“剑客”,应该是指角色的职位。几番推理下来,叶修已经认定这是一张游戏账号卡。

在鬼界,游戏也是存在的。鬼界与人界阴阳相隔,但每天的生活无非仍是赚钱再花钱,周而复始的摸爬滚打中,白天转为黑夜。人界有的,鬼界一样不少。

叶修在鬼界也买了一张账号卡,职业为斗神,回到家险些被叶秋告发给老头。

鬼的手不如人类那般灵活,但叶家四口都不是普通的鬼。因而先前黄少天无心的“神仙”玩笑其实与事实沾上点边。

叶修是鬼神。

叶家上下世代与人类共居,从不做伤天害理的恶事,相安无事活了近千年。叶修长着酷似人的外表,同时在修为上要高出普通的鬼一大截,因此在各方面如鱼得水,游戏上也不例外。鬼界制作的游戏不如人界,主要原因在于鬼的智力不如人,游戏情节、画面效果、人物走位都不那么精良,叶修很快失去兴趣,只是账号卡还一直随身携带,护身符似的呆在外套内侧口袋,隔着衣料熨贴着心脏那块皮肤。

电脑由于长时间不用,开机的时间有些漫长,叶修捏着卡颠来覆去地看,并把自己的卡放一块做比对,越看越觉得两张卡异曲同工,越看越觉得心脏跳得比前一秒更快。

插卡,登陆,待到人物出现在界面上,拖动鼠标环顾一圈,叶修忽然笑了。哥真是福尔摩斯转世。叶修叼上烟,捏着滤嘴吸了一口,手势与福尔摩斯执烟斗如出一辙。

夜雨声烦,叶修觉得应该是黄少天起的名。

操纵着游戏里的小剑客走了几步,他上手很快,很快就从中尝到了鬼界游戏里没能尝到的甜头。此时已经过了半夜,世界里刷的消息并不多,叶修扫了一眼,有几条消息说,前排与夜雨声烦大神合影!

大神?叶修掸烟灰的动作一顿,鼠标一转点开装备。虽然他在这个游戏上目前仍是个一问三不知的菜鸟,但他对装备属性的了解是根深蒂固的。他喜欢研究这些,但碍于鬼界硬件不足,多数时候都不能满足他这些兴趣发展。粗略看了几个属性,叶修就不由感叹这几个装备的稀有程度。看来还真的是大神。

“你在干嘛?”

叶修吓了一大跳,生生咽下蹦到喉咙口的心脏,“你怎么醒了?”

“被手表硌醒了。”黄少天走到他旁边,拖了把椅子坐下,顺手打开台灯,“玩什——我靠!你大半夜居然登我的号打荣耀!”

原来这个游戏也叫荣耀,看来鬼界的那个是山寨假冒伪劣产品。

“那我白天可以玩?”叶修挑眉道。

“我靠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少天几乎咬牙切齿,有心把叶修扔出窗外,“你自己有账号卡为什么不用,偏要用我的!而且我加了我同学,还有老丁,万一被发现了,那我不就成了课不上,回家玩游戏的人吗!”

“行行行。”叶修的耳朵实在经不住摧残,主动举起白旗,一键登出游戏,“不过这是我从鬼界带过来的账号,不知道能不能用。”

“不能用就再去买,反正别用我的。”黄少天点了点叶修放在桌上的账号卡,“我去睡了,打火机还我。哎等等,你不用睡觉的?”

“想睡就睡,不想睡就不睡。”叶修可谓行动的巨人,夜雨声烦刚下线,他就把自己的账号卡插了进去。卡与卡槽贴合得严丝合缝,可等了一会,如他所料,读卡失败。

“哎……”叶修撑着脸长长叹了口气。

“随你吧。”黄少天按耐住幸灾乐祸,步履生风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他听到叶修的声音,平淡又汹涌。

“终于有事可做了。”




第二天黄少天带着几千字腹稿踏进教室,不料郑轩先冲上来把他拉到一边,问他知不知道昨天底楼卫生间发生的事。黄少天懵了半秒,很快接上线路,觑着他的神色试探着说不太清楚,发生什么了?

郑轩神神叨叨地说他昨天看到黑胖子一伙人聚在一起,据说上课了还没回来,大约到课程时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才姗姗来迟,问他们去哪儿了,他们说去卫生间了,去干嘛呢,他们迟疑了好久,失忆了似的说他们不知道。

“可能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公布于众吧。”黄少天一心想把这个话题终结了,草草发表观点后就转移话题道,“老丁昨天没说我什么吧?”

“他没说什么,讲课讲嗨就忘了。”郑轩把话题再次扭回去,“刚说到哪儿了?哦哦想起来了,他们看上去是真的不知道,不太像生怕坏事传出去的样子。”

黄少天打哈哈道:“你不会是电影看多了吧,失忆这种梗你都信?”

“倒也不是相信,我就觉得是有那么点离奇,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奇怪?”郑轩问他。黄少天是真的没觉得奇怪,经历了这两天,他感觉十几年都白活了。他憋得挺难受,很想找个人发泄一下,但实在无法开口。他的肚子里盛满了呼之欲出的话,就怕一个不注意洒出来,那么他藏了三年的秘密将在一段生活结束前功亏一篑,得不偿失。

“还行吧,我都不了解情况。”黄少天干笑两声,“你都听谁说的?”

“王杰希,就你邻居。”郑轩突然压低声音,黄少天回头一看,原来是数学老师提前进来批改试卷订正,“黑胖子回来的时候还在上课嘛,王杰希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我认为他也不是会弄虚作假的人。”

就这点上,黄少天认同郑轩的观点。他不喜欢王杰希一方面是因为性格不合,另一方面是他们年级三个理科班,每次数学成绩排名下来,他如果是第一,那么第二名毫无疑问是王杰希,反之亦然。居高临下是会上瘾的,因而一旦被挤到第二就会产生一定的紧张感,正是这种紧张感令他们相看两厌,即使住居门对门也救不了他们剑拔弩张的关系。

但黄少天并不会由于不喜欢一个人就以偏概全,把这个人定夺成百无一用。王杰希的的确确是一个严肃正经、不会无故无中生有的人,他没理由去偏袒黑胖子。

想到这,黄少天突然有些慌张,生怕王杰希意识到些什么。他暗自咽下口水,不知是第几次岔开话题,“昨天你去找的王杰希?”

“对啊,毕竟黑胖他们回来的动静挺大,我就去找王杰希打探一下情况。”郑轩边说边拿出压包底的试卷,在众多教辅书的排挤下光荣成了一张草纸。他用手肘勉强压平一角,数学卷总算有了点数学卷的模样。看了眼左上角的排名,他“噗”地笑出了声,“王杰希昨天其实不太想见我,以为我是你派去挤兑他的。”

二模的分数及排名早已公布于众,黄少天在理科班总分排第二,王杰希仅次于他,保住了第三的宝座,同时毫不留情地把后面的人踢出第一梯队。更让黄少天高兴的是,王杰希在数学上也以一分之差落败,乐得黄少天差点在走廊上走起唐老鸭阔步。

想起当时王杰希一脸菜色,黄少天终于一个没绷住,嘴角翘得直逼眼角,“难得我两项同时碾压,我都忘记庆祝一下了,改天叫上文州还有张佳乐一起去吃个烧烤,我还欠你一顿芒果冰,到时候一并还了!”

“我都行啊,就是在你们这帮学霸里面混着真心亚历山大……”郑轩边摇头边拿着卷子站起来,“听说张佳乐这次文科班第一,也得好好敲他一顿才行!行了不说了,批订正去。”

待郑轩走了,黄少天心口的那口气才完全舒出来,吊着的心也缓缓落地。虽然有些流言蜚语传出来,索性叶修的确做得滴水不漏,这件事暂时尘埃落定,没什么需要他多操心的了。

随批订正的队伍慢慢向前蠕动,黄少天的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他想,叶修现在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偷偷躲在一个角落,耐不住过一个嘴瘾,却又小心谨慎地不去吓到别人。还是在他家玩荣耀,填补他多年来,心口的那处空缺。

他发觉自己一想叶修就有些停不下来,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伸长手去够,却抓了一手空气,好像什么都没有。

他只知道,他突然想去见他。



TBC.

走向有点控制不住,不知道下一章能不能完结..努力一下。


补充一下叶修看到的书籍,三岛由纪夫的《禁//色》,感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

评论 ( 10 )
热度 ( 166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