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王杰希中心】任你行(完)

看了快半小时,一边跟你打越洋电话,一边逐字逐句地品,你也知道我看书很慢,喜欢咀嚼,一直在等我。原本是不打算转载的,很不好意思,我又打脸了。这篇文的王杰希和叶修,实在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特别是王杰希,当初跟你说生贺要王杰希中心的时候只是因为我最喜欢王杰希了,我喜欢他的那种责任感,又同时心疼他那样,把整个战队尽数扛在自己肩上。在看原文的时候,我看到一些戳我的点都会给你截图,其中就有叶修对王杰希说,队员究竟是把你当榜样还是靠山呢?说句实话,我是王杰希唯,我一度讨厌过微草其他的队员,觉得他们给王杰希拖后腿,这样的想法非常偏激,后来转而一想,这是王杰希付出所有心血的战队,我怎么能狠下心去讨厌憎恶他们。看到最后我眼眶红了,我居然哭了,你都觉得不可置信是不是,这是对你最大的荣幸了,能把我看哭,乐呵吧。一个泪点是“他也是人,他会累的”,他不在意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在意的是没有把担子扛好、扛牢。还有是世邀赛以及最后队员们请求他解除魔术师的封印吧,我靠,我真的,我真的难受死了。对于王杰希我的心情一直都很复杂,不像对叶修的感觉那样比较明了。但是毋庸置疑,追求梦想的同时,为此做出牺牲的他们,永远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队长,即便退役之后逐渐淡出大众的视线,也有那些一路追随着他们、一直看着他们进步或是突破自己的粉丝,多年后回想起他们依旧会唏嘘不已,那是属于他们一代人的荣耀。

麦同学:

*送给我最爱的宝贝@恬柒 的21岁生日礼物


*粮食向


*ooc


*叶喻王友情无cp,请勿讨论cp




bgm 陈奕迅 - 任我行




-




01.


 


新秀挑战赛结束以后,叶修还是被陈果絮絮叨叨地说了一路。陈果说他刚刚也太激动了吧,比赛再精彩也不至于站起来鼓掌吧?叶修笑了笑,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说王杰希打得很精彩啊。陈果撇撇嘴,回答说,可是他输了啊。


 


“输了,难道就不精彩了吗?”叶修反问道,在场能看出王杰希的良苦用心的人不多,能理解的更是少,他值得这样的掌声。


 


陈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干脆没有回答。唐柔在旁边听着,看到陈果吃瘪的脸以后笑了笑,又回头看身后依然灯火通明的场馆,好像想到了什么。


 


在酒店吃饭的时候,电视上正实时转播着赛后的记者会。陈果去上洗手间,唐柔突然凑到叶修旁边,问:“他就是那个烈火燃尽吗?”叶修看了一眼电视,正播着采访王杰希的画面。


 


“嗯。”他点点头,又从面前的笼子里夹了一块排骨。


 


“他很厉害。”唐柔坐回自己的位置,说了一句,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回答叶修。


 


叶修看了唐柔一眼,她跟王杰希交过手,也收到并拒绝过王杰希的邀请,这一句厉害,也不清楚到底是在说王杰希的实力,还是他在战队这方面,不过依唐柔的性格,大概更多的是在说他的实力吧。于是叶修再次点点头,“他确实很厉害,各方面都。”


 


陈果回来的时候就听到这两人意义不明的对话,皱着眉问他们在说什么,两人都只是笑笑,没有解释什么。


 


回房间以后,本想要去洗澡的叶修不知怎么地打开了电脑,没有登录荣耀,而是登录了QQ。点开热闹的选手群略扫了几眼,这届全明星到场的、没到场的选手都在群里闲聊,算是少有的热闹时分,主要话题还是围绕着今晚的全明星赛。


 


“真热闹啊。”叶修在心里念了一句,准备退出去洗澡的时候收到了私聊,他顿时后悔自己没有隐身登陆。


 


“出来吧,我和王杰希在x路的x店。”刚打算装作没看到下线,对方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又补了一句,“王杰希说你不来解释一下乔一帆的事,饶不了你。”


 


这当然只是玩笑话,但说到这份上叶修也没有不去的道理,也没什么推脱的借口,会会好友然后完事儿了去吃个宵夜,其实本来就是每年全明星的必要节目,只是今年情况有些特殊。


 


在大厅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正在加单的王杰希和喻文州,叶修在空着的位置上坐下,看着桌上的食物,突然觉得有点撑。又是广式点心,今晚第二顿了。


 


“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叶修在点菜单上勾了两个素菜,把它递给服务员以后悠闲地点了根烟。


 


“文州说看到你了。”王杰希回答,看了喻文州一眼。


 


“这么远都能看到?”叶修有些惊讶,记忆中他站起来的时候完全看不清喻文州的脸。


 


“猜的。”喻文州笑,“观众席里估计会站起来鼓掌的,也就你了。”


 


叶修点点头,想想大概也是这么一回事。他掸了掸烟灰,转头看向正在吃一块金钱肚的王杰希。他换下了在记者会上穿的队服,这时候穿着一件跟他平时严肃形象不太搭的连帽卫衣,正跟韧性十足的金钱肚较劲,叶修觉得王杰希这个人,其实不怎么严肃,就是爱操心,没表情的时候就像板着脸,才会给别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老王你这是要培养下一任魔术师呢?”叶修问,像开玩笑一样提起刚刚那场比赛,这大概也是他们俩今天要叶修出现的理由。他深吸了口烟,半垂着眼,把烟摁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单手撑着头又开口道,“挺难的吧,依那孩子的性格。”


 


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别的不说,至少在性格上,能使出这套打法的人,定会是一个自信的人。因为信任自己有这样的技术,有这样的掌控能力,才能无所顾忌地去打出这一套绚烂而出人意料的打法。而高英杰缺的,也正是这一份自信。


 


叶修也知道王杰希并不是真的要培养出下一任魔术师,那不过是好友间开玩笑的说法,他要培养的,是微草下一任主心骨,是接替他担起微草的人。


 


不过不管是魔术师还是主心骨,依现在的高英杰,都太难了。


 


“是挺难的。”王杰希点点头,他终于把那块金钱肚搞定,“英杰那孩子,就是太缺自信了。”


 


“其实你也不用做到这份上。”叶修说,旁边的喻文州耸了耸肩,对这个说法没什么表示,这确实也算是王杰希一贯的作风,每个人的做法都不一样。


 


王杰希笑了笑,往叶修那边一瞟,回答道:“要是叶神哪天愿意放放水,那我也不用这样了。”叶修挑眉,并不打算回答这句话,王杰希继续问:“是你让一帆玩鬼剑士的吧?”


 


“我就是提了一句,练小号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叶修说,夹了一块刚上的青菜。王杰希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他能遇到你,挺好的。”


 


“什么啊老王,”叶修笑道,“你这样我就把他挖走了啊。”


 


自然只是玩笑话,喻文州听了也笑,还说让叶修离他们蓝雨的人远点儿。王杰希耸肩,嘴上说着要公平起见,让叶修也要多多接触蓝雨的新人们,心里却是认真思考着乔一帆玩小号的事。


 


然后说起这一个多月里发生的事,短短一个月,叶修的退役,不用问他们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没有明着说,王杰希却是问了两句叶修以后的打算,又问了他现在的事。虽然还远远算不上是落难,但就是忍不住去问两句。


 


叶修笑着说你们这还操心上我来了,先担心你们的战队吧,两位队长。末了还加了一句,“趁我没回来赶紧多拿个冠军,不然就没你们的份儿了。”


 


垃圾话嘛,无视就是了。


 


吃饱喝足离开饭馆,时间已经不早,路上都没什么人。三个人分道而行,叶修住的酒店跟两人住的是在相反的方向。


 


“如果一帆觉得跟着你更好,”拦出租车的时候,王杰希有点反射弧过慢地说,“那我也会为他感到高兴。”


 


02.


 


叶修总是说王杰希是个过于爱操心的人。


 


王杰希不可置否,他觉得作为一个队长,爱操心并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他也就不反驳叶修的这句话,继续操心着身边的事情,不管是不是自己战队的。


 


像第九赛季荣耀更新等级的时候,王杰希应了叶修的邀请,带着队跟兴欣组了二十人团副本。


 


即使已经很少在网游里混迹,打副本这种事对职业队来说依然只是小菜一碟,反观明明是更常混迹在网游里的兴欣,看着叶修对莫凡这放养式的管教,王杰希就总是差点忍不住上去替叶修教两句。


 


然后叶修的私聊就传了过来,说大眼儿你就别操心了。


 


王杰希叹气,回了句辛苦你了。然后操纵着角色在一旁的树丫上站着,在心里默默地操心。


 


乔一帆进步神速,这是王杰希边操心边观察看到的。他看着乔一帆在那边配合着团队有条不紊地放下一个又一个鬼阵,几乎不需要叶修的指挥。他不清楚乔一帆当初听到叶修的建议时是什么心情,也不知道他去挑战李轩时是什么心情,还有他离开微草加入兴欣的时候。


 


从一个在战队里被认为最平庸的小辈,到被大神看到闪光点,想表现自己却惨败,再到真正自己发光。


 


这一路的起起落落,王杰希没体验过,他从出道便是万众瞩目的新人王魔术师,但他很欣慰,也相信乔一帆能自己调整度过。


 


他看着乔一帆从进青训营到离开微草,这小辈总是最努力最勤恳那个,也是心最静的那个。王杰希从来不会偏袒于任何一个人,即使是一向被队里认为“过于平庸”的乔一帆,他的目光也一直没离开过。


 


王杰希认为每个人都总会发光,而现在的乔一帆确实证明了他的想法是对的,只是不是在他的教导下发光。


 


也许是自己用了错误的方法吧。王杰希想。


 


“一帆做了很正确的选择。”王杰希听到叶修操纵着君莫笑落在自己身边,他低声说,视角仍然放在正在团推boss的小辈那边。


 


“多亏你前期教得好啊,给我省了不少事儿。”叶修低声答道,又大声去指挥那边开始不按常理出牌的包子入侵。


 


王杰希没回答,操纵着王不留行骑上灭绝星辰加入战局。


 


03.


 


世邀赛集合会议在大家吵吵嚷嚷中草草结束,王杰希看着前面黄少天跟张佳乐在说着什么,语速极快,废话极多,再前面是孙翔和唐昊,再再前面是方锐和肖时钦。他突然觉得自己拒绝做队长这个决定很明智,一想到当队长要管这群人,一向爱操心的他都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头疼。


 


“感谢王队推荐我当队长。”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笑得春风和煦。


 


王杰希承认自己确实推荐了喻文州,就是喻文州这带着威胁的微笑有点瘆人。“本来喻队就是当队长的最合适人选,不用我推荐的。”不过垃圾话嘛,反击回去就是了。


 


“操心太多,累了?”喻文州问。


 


王杰希听到这句话脚步一顿,喻文州也停下脚步,只见王杰希的不过是停了数秒,又迈步向前,脸上是一贯他的淡然。


 


“嗯,累了。”王杰希回答说,路过了停住脚步的喻文州,自顾自向前走着,没有停留。


 


04.


 


是什么时候开始感到累的呢?


 


第十赛季对兴欣的那场比赛,对微草来说可谓是挫败。


 


在离开场馆的车上,高英杰一个人默默坐在大巴车的后头,整个人隐没在黑暗里,王杰希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去数人的时候也刻意没有看。只是还是看到了一点,路灯刚好从窗帘缝里照进来,他看到了高英杰脸上的泪痕。


 


转身走回最前面落座,车上一片死气沉沉。


 


气氛压抑得让人难受。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开始疼,他甚至能听到血管跳动的声音,头胀痛得好像要裂开。


 


叶修说他太爱操心了,他觉得这是自己应该的,作为队长,这本就是他一贯的风格。然后叶修又说,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不是靠山的话。


 


榜样和靠山吗?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累了。刚结束的比赛他记不起来,记者会上记者问的问题他也记不起来,叶修的这句话他更不想去琢磨。大巴车在战队入住的酒店地下停车场停下,再次出现在光亮下的战队众人依旧死气沉沉,高英杰和唯一的女生柳非脸上有明显的泪痕。


 


“比赛输赢先放一边,今晚都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才能把短板都挑出来,并且把它们都补上。”王杰希说,走到队伍最后揉了揉高英杰快要埋到胸口的头。


 


他目送着所有人都进了电梯,显示屏里的楼层数字不断往上跳,想要摁电梯的手收了回来。转身从人行道走到大街,王杰希一个人走着,在便利店买了瓶可乐,刚打开的碳酸饮料汽很足,一口喝下去喉咙感觉冰凉,气体跟呼吸冲撞的那一刻,有种短暂的、像是窒息的感觉。


 


人们说这是喝碳酸饮料的乐趣。而这一口下去确实也是挺舒服的。


 


天气还没完全暖和起来,微凉的风把刚刚的头疼吹散了些许。


 


写着王不留行的账号卡安静地躺在王杰希的口袋里,他靠着湖边的栏杆,借着银白色的月光把账号卡仔细端详。


 


从林杰手中接过这张账号卡,接过微草队长的位置,到现在已经步入第七个年头。尽管王杰希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张卡,它的边缘也已经是有些掉色,就连上面写着的“王不留行”四个字都好像有些模糊。


 


其实当初林杰把账号卡交给王杰希,并没有要像连带关系一般,把队长的位置也马上一并交给他的意思。


 


那个下午,尽管阳光明媚,B市的天空依然好像是蒙了一层纱,天空是灰白色的,并不蓝。微草总部二楼是个平层,上面有人工草坪,还种了观赏用的园艺花卉。


 


林杰把王杰希从青训营叫了去,王杰希到的时候,他拿着一个浇花壶在给一盆王杰希叫不上名的花浇水。


 


“队长。”王杰希走到林杰旁边,叫了声。林杰放下手中的浇花壶,把王杰希带到有阴影的那一侧,跟他靠在栏杆边上,看着远处可见的他们主场场馆谈东谈西。过了好一会儿,林杰才在王杰希都要被绕晕的时候说:“你也马上就要出道了啊,时间过得真快。”


 


王杰希嗯了一声,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他看着林杰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拿在手中端详着,然后把它递到自己面前。他惊讶,微张着嘴,垂在一边的手攥紧裤边,看了账号卡一眼又抬头看林杰。


 


他的队长笑着,林杰是个很温柔的人,笑起来总会让人觉得很温暖。


 


“交给你了。”林杰伸手拉过王杰希的手腕,然后把账号卡拍到他的手心。


 


王杰希看着手心那张红白交间的账号卡,收起了脸上惊讶的表情,缓缓把它握紧在手中,用力到手心好像都在冒汗。林杰看着王杰希那张一旦没表情就严肃起来的跟小老头似的的脸,看到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我和微草都不会让您失望的。”王杰希说,抬起头对上林杰的眼睛,刚满十八岁的少年斗志满满。


 


当晚林杰把方士谦也叫到二楼的平层,跟他说自己已经把王不留行交给了王杰希。方士谦没有跟平时似的没正经,只是点点头说自己能猜到。风吹过来,吹得花儿左右摇摆,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想把微草也一并交给他,没问题吧。”林杰说,抬头看灰黑色的夜空。


 


方士谦一时愣了,转头去看林杰,过了一会儿表情又恢复正常,他点点头,笑着说:“有问题也还有我呢。”


 


第二天林杰在会议上宣布了王杰希会在第三赛季出道,并且接任队长成为下一任王不留行的操作者。消息量过大,一下子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方士谦在王杰希镇定地说了“请多指教”后给他鼓掌。


 


从第三赛季那个夏天开始,王杰希就往自己的肩上添了个担子,他用那刚成长起来,还不怎么宽广和厚实的肩挑起了微草,肩负着微草在林杰退役后这七年的未来。


 


第三赛季他骑着灭绝星辰,一把扫帚点亮了整个荣耀的夜空,劈开新人墙,带着一身星光登上最佳新人的宝座。整个荣耀圈都为他绚烂而不按常理的打法着迷,说他是真正的天才,并且给予他本人“魔术师”的称号。


 


而后他却为了微草封印魔术师打法,竞技圈为他惋惜,粉丝发出质疑,电竞刊物接连出文,疑惑着微草究竟是成就了王杰希,亦或是拖累了王杰希。


 


只是王杰希仿佛是听不到这些声音,他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打法,让自己完全融入了团队,带着微草斩获第五赛季的冠军。质疑的声音就此渐渐灭去,许多他个人的粉丝转为微草队伍的粉丝,电竞刊物也终于纷纷给出王杰希打法转变的肯定。


 


第七赛季的夏天,王杰希再次带着微草拿到冠军。


 


方士谦在夏休期开始前的某个下午把王杰希叫到二楼平台,站在四年前林杰的位置,看着远处的比赛场馆。王杰希在走来的路上心里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现在看到方士谦那安静的背影,心里的那种预感更是被放大了。


 


“我要退役了。”方士谦听到王杰希的脚步声,在他停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马上开口。


 


王杰希有些感谢他没有像当年林杰那样,东扯西扯好一会儿才进入正题。


 


“我突然觉得,”没等王杰希回答,方士谦又马上开口,“我觉得其实你不适合当队长。”


 


“嗯?”


 


“但是吧,大眼儿,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该谁来当了。”方士谦笑了笑。


 


“怎么说?”王杰希也笑,饶有兴致地靠在栏杆上,看着方士谦让他继续说。


 


“作为一个见证你一路成长的人,就是突然觉得没有魔术师的微草,其实还蛮可惜的。”方士谦眼神变得柔和,好像是在回想自己这几年的职业生涯。


 


王杰希一时因为方士谦给他自己的这个定位而噎住了,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问道:“有什么可惜的,微草现在不是很好么?”


 


“是好,”方士谦点点头,“可以更好吧,大概。”


 


第二天微草便开了发布会,向外界宣布方士谦退役,下赛季将由袁柏清接替他的位置。袁柏清从刚进青训营开始便由方士谦亲自管教,虽说不能完全达到方士谦的境界,但一定有能力辅助微草走向更好的未来。


 


“新人才会创造出新的景象啊,更何况是我带出来的新人,一定会让微草继续大放异彩的。”方士谦对王杰希说,他把行李箱盖上,脸上带着他一贯的自信。


 


王杰希点点头,“我知道。”他说,“我也有份看着他成长。”


 


“以后要你一个人担着了。”这是方士谦坐上车前的最后一句话,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力度很重,拍得王杰希有些生疼。


 


王杰希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些,这是夏休期前最后一天,他抬头去看身后的微草大楼,草绿色的队徽在阳光下反着光,有些刺眼。王杰希伸手挡掉一部分阳光,看了好一会儿才走回室内,背上已经渗出一层薄汗。


 


其实王杰希从来都不怕自己肩上的担子重,方士谦走了,整个微草战队几乎都被他一个人挑在肩上,可是他一点都不怕,也更不觉得担子太重,甚至再添两分重量,王杰希都不认为这会把自己压垮。他更害怕的,是自己没把这个重担挑好,万一,万一就摔下了。


 


王杰希把空掉的可乐瓶扔到垃圾桶里,大概是有环卫工人刚来倒过垃圾,空瓶被扔进空荡荡的垃圾桶,“哐当——”沉重的碰撞声响起,还带着回音。


 


就像是自己摔倒时的响声,那沉重的包袱从肩上滑落,掉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王杰希好像这才记起来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微草上下、微草粉丝口中那个无所不能的魔术师。


 


他是人,人是会累的。


 


05.


 


世邀赛八进四的比赛,中国队擂台赛由王杰希打首位,魔术师被全面解封,王不留行骄傲地坐在灭绝星辰上,漂亮地完成一挑三。尖叫声欢呼声在场馆里回荡,当中更不乏有王杰希多年的粉丝,看着全息投影中王不留行的身影,情难自抑地留下了眼泪。


 


团队赛中王杰希也赫然在首发阵容里,王不留行在树丛中神出鬼没,各种刁钻的走位以及不按常理放出的技能让对方头疼不已,最终本场比赛由8:2大比分胜出。


 


叶修坐在场下,看着投影,笑着跟旁边的喻文州说,老王这回可真是放开了打,还打得挺过瘾的哈。喻文州也笑,在记录板上又写下一笔,说就是张新杰一会儿下场脸色肯定不会好。


 


下来以后张新杰的脸色果然不怎么样,像之前每次训练的时候跟王杰希配合那样,拧着眉,眼镜下的眼睛好像在说你再给我乱蹦跶试试。


 


王杰希把叶修和喻文州这两个损友的垃圾话都屏蔽掉,把张新杰杀人的目光也屏蔽了,握拳又放开稍微放松手指过后,朝着观众席挥手,他听到那边有人清晰地喊着:“魔术师——”


 


这种毫无顾忌放开打比赛的感觉,也是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啊。王杰希想,就像是给自己放了个假一样。


 


比赛还没结束,已经有众多视频和截图在网上流传;比赛刚结束没有半个小时,各大评论家、电竞刊物纷纷发稿,描写着王杰希的亮眼表现,并高呼期待已久魔术师终于归来。


 


粉丝在网络上欢呼成一片,整个网络几乎都在刷着同一句话,他们说:“欢迎魔术师荣耀归来!”


 


06.


 


世邀赛的冠军自然是被中国队收入囊中。王杰希把自己的第三枚冠军戒指收好,放到玻璃柜里,与之前的两枚联赛冠军戒指放在一起。


 


夏休期前几个星期,王杰希接到了叶修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苟延残喘,说自己要是再不出个门就要死了。来到约定的饭馆的时候,叶修已经到了,坐在角落抽着烟。


 


“你这不是活得挺好的么?”王杰希在他对面坐下,点了杯冰咖啡。


 


“别提了,”叶修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我们家老头要我学金融管理,那玩意儿简直不是人学的。”


 


王杰希失笑,说那以后联盟终于摆脱他这个妖孽了,自己替全联盟上下感到高兴。叶修挑眉,说大眼儿你高兴得太早了。


 


“我现在就等夏休期结束呢。”叶修说,“联盟那边想让我偶尔去帮个忙,当个技术顾问什么的,老头也同意了,所以夏休期结束,你们还是会看到我。”


 


王杰希终于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老太太还不让我抽烟。”说着叶修又点了根烟,大有要一次性抽个够的架势。


 


“那就戒了呗,反正对身体也不好。”王杰希答,搅着咖啡,冰块跟杯璧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叶修没有回答,盯着烟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有些东西还是戒不掉的,像抽烟,像荣耀,戒不了的。”


 


王杰希没说话,他知道叶修的话还没说完,喝着咖啡等着他的下半句。


 


“你说啊老王,我现在退役了,回家想着补一下前些年没做的事,结果又被赶出来了,跟你们一起漂洋过海赢了个世界冠军回来,你说我怎么可能戒掉。”叶修说,“但补还是要补的,那就只能两边跑了。”


 


王杰希突然有点想象不到叶修穿着一身正装出入公司的样子,虽说他跟叶修私下一直都是损友关系,可不知道怎么的,说起叶修这个人,他脑袋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依然是那曾经位于荣耀巅峰的斗神,还有今年夏天带着兴欣杀回联盟,终于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亲自举起冠军奖杯的叶修。


 


他们说叶修是荣耀教科书,他们叫叶修叶神。


 


可其实呢?粉丝封的这么些“神”,不过只是角色背后因为热爱着这个游戏,然后全身心去为冠军奋斗的这么一群普通人。这些“神”终有一天是要走下神坛,消失在赛场上,退隐在茫茫众人之间。


 


当初人们给方士谦封为“治疗之神”,他们叫方士谦方神,三年过去了,再提起方士谦的又有多少人。叶修现在也要退了,那他王杰希呢?再过一两年,也不知道人们提起“魔术师”的时候,是不是第一时间还会想起他。


 


“你也快要退役了吧?”叶修问,时间点可谓掐得刚刚好。


 


王杰希点点头,说再过一年?两年?等这个赛季结束再决定吧。


 


“不打算疯一次吗?”叶修又问,他跟魔术师时期的王杰希当过对手,也算是跟恢复魔术师身份的王杰希当过队友,“都封印这么多年了,退役前疯一下不也挺好的么。”


 


“再说了,世邀赛上你不是打得挺高兴的吗?”


 


不可置否。王杰希知道叶修说的那种戒不掉是什么感觉,当年他狠下心把自己最舒服的打法封印,偶尔在全明星上解封,权当是放松,马上又能收回来。可是这次世邀赛啊,解封得有些太多了,想要再收回来,他硬是用了一个假期,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


 


“你今天约我出来就为了问我这个?”王杰希问,心里那点混乱一点都没表现出来,“都离队了还打探情报,叶队真称职啊。”


 


“彼此彼此。”叶修笑,没有否认,不过是顺带打探而已,既然王杰希需要这阶梯来下台,他也没有必要去拆。


 


07.


 


在各职业选手都纷纷回到战队的那个星期,王杰希接受了苏沐橙的友谊赛邀请。


 


没了叶修的兴欣战力必然是下降的,尤其表现在团队赛的时候。可这并不是一场轻松的友谊赛,微草最后也不过是胜了3分,要是联赛开始后再见,胜负或许还真会是未知数。


 


结束后闲聊了一会儿,乔一帆此时操作着一寸灰走过来,问王杰希能不能跟他单挑一场。王杰希笑,说当然可以。


 


清场,准备,开局。


 


面对乔一帆,王杰希并不陌生。他曾经跟乔一帆打过无数场,在乔一帆还在微草的时候。但那只是还在用刺客时候的乔一帆,用鬼剑士的乔一帆呢?比赛中碰到过,但也只是团队赛,单人赛好像还是第一次。


 


王杰希能从乔一帆的打法中看到他过去的影子,这个总是坐在角落的小刺客,基本功扎实,跟在队友身旁不断找时机去主动配合,王杰希当初看中他是因为他这一点,却慢慢地发现这个小辈,还是缺了那么一点冲劲。大概也是因为被高英杰的光芒覆盖,又或是他自身性格的原因,乔一帆的光芒渐渐变弱,变成真正的角落化,边缘化。


 


可是如今在与自己对阵的乔一帆身上,当初那些不自信已经全然消失,他会抓时机,主动进攻,面对劣势依然不后退。


 


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王杰希看着王不留行还剩68%的血条,心里忽然感到欣慰。像两年多前他在那个晚上跟叶修说的那样,他由衷为乔一帆感到高兴。


 


“队长……”乔一帆的声音从耳机传来。


 


“我已经不是你的队长了。”王杰希回了句,一板一眼,严肃得很。然后王杰希听到了有人在笑,女生应该是苏沐橙,还有一个,大概是叶修。看了一圈,在场的确实都是兴欣现任队员的账号,这人,一星期前还说夏休期结束才能从家里开溜,怎么这就跑兴欣去了。


 


乔一帆大概是被这句话噎住,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您永远都会是我尊敬的队长。”


 


王杰希没说话,乔一帆深吸气,开口问道:“下个赛季,您会用魔术师打法吗?”


 


“到下赛季你就知道了。”王杰希回答说,声音还是严肃得很,他感受到队员们在听到这句话后纷纷转过头来看他,他手心有些冒汗,也不知道队员们的眼神是期待,还是别的什么。


 


08.


 


联赛正式开始前的训练开始,王杰希带着整理好的资料来到训练室,所有人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个正襟危坐,不知道的还以为王杰希是要来给他们处刑的。


 


王杰希把上赛季比较典型的几场比赛的录像都考下来,准备再来一轮复盘,主要是要抓细节,针对每个人总结出来的弱项做针对训练。


 


“队长。”开口的是袁柏清,他攥着手中的账号卡,跟队友再次交换眼神,在王杰希面无表情的严肃注视下把下半句说完。


 


“请您再次解封魔术师!”


 


“相信我们!把剩下的交给我们!”


 


“我可能还做不到像方士谦前辈那样,能让你毫无顾忌地去飞,可是队长,请您相信我!”


 


“我一定会努力的!”


 


王杰希攥紧安静躺在外套口袋里的账号卡,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咚咚、咚咚,一下又一下,强大而有力。


 


09.


 


灭绝星辰带出的耀眼光芒,再一次出现在各大赛场上。


 


它绚烂,耀眼,每一次放出的星星射线都像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从各种刁钻的位置出现,伴随着各种出其不意的技能,把每一颗都刻进观众和对手的心里,挂在荣耀大陆的夜空中,装点着,不再消失。


 


王不留行的身影不再永远护在微草队员的身前,他飘忽不定,带着他独有的高速战斗节奏,为他们打响战局,又为他们保驾护航。


 


王杰希肩上的担子依然没有卸下,可是他再也不怕自己会摔倒了。


 


摔倒,还有他的队员们替他接着;若是接不住,那不过是再从原地爬起,整理一下,就能再次前进,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并不再只是微草的靠山,他是榜样,更是后盾,亦是可为他们披荆斩棘的利刃。


 


是微草最尊敬,最引以为傲的魔术师。


 


10.


 


致独一无二的魔术师:


 


荣耀赛场,


 


天高海阔,


 


任你行。


 


fin.




-




说几句吧


这篇文构思了几个月,标题也改了很多很多次,一开始叫human,后来想着要不就直接粗暴叫队长吧,最后最后,是今天下午突然想到了Eason的这首歌,这首我最喜欢的陈奕迅的歌,我听着,想着王杰希,有几句突然就有点想哭。


夕爷在里面写到:


“从何时你也学会不要离群”


“亲爱的 闯遍所有路灯 还是令大家开心要紧”


“亲爱的 等遍所有绿灯 还是让自己疯一下要紧”


王杰希这一路以来背负了太多,而我希望他能终于发现,还是让自己疯一下要紧。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这篇文送给我的宝贝霖,也送给所有喜欢王杰希的你们。




这也是我想对我的宝贝说的,我们相识四年,步入第五年,未来四十年你依然会有我。21岁了,生日快乐。亲爱的,天高海阔,任你行。




感谢评论蓝手红心。

评论 ( 1 )
热度 ( 125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