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色令智昏

01


初尝禁果的年轻人一有空就会黏在一起,如胶似漆;对那档子事儿从最初的新奇到沉湎,仿佛只是一睁一闭的事。有事就罢,没事就来一发,毫不避讳,像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单单一个眼神望过去,他便读懂了你的隐含意思,心头一阵燥热。莫说他了,立足于电线杆上的麻雀见了,都被这露骨的眼神羞得扑棱着翅膀飞走,留下腮边可疑的桃红。



02


叶修对那档子事确有一套不成文的顺序,黄少天不问他他倒也发现不了,被问着了才发现还真的煞有其事,有点儿后知后觉。

那次事后黄少天捧着平板到他面前,叶修正微阖眼帘打盹,结果就被黄少天搅扰了清梦,瞌睡一股脑儿见阎王。黄少天手肘撑在他肩侧,挟着暖阳般的温度努力凑过来,叶修闭着眼,看不见黄少天,但嗅到了太阳的味道,和着沐浴后的薄荷洗发水,淡淡的清香。他从没觉得自己买的洗发水有那么、那么得好闻。

黄少天拍拍他手臂,掰开他的眼皮,指着屏幕问他:“老叶老叶啊,你是按着这个顺序做的吗?”

叶修掀起千斤重的眼皮勉为其难看了一眼,啊,是幅条漫,画面上的都是无脸纸片人,姿势各异,做的事还真是有些不堪入目。虽然叶修这一眼望去,得,他基本都做过,不知该不该自豪——原来他在这方面,也是教科书式的模范。

“你怎么没反应,你没看过这个?”黄少天用食指戳了下叶修的肩。

“没看过。”叶修又往屏幕上瞟了一眼。唔,这个姿势还没用过,下回可以努力尝试。

“靠!你如果跟我说你是无师自通的,我现在就下去在小区里跑个一千米信不信!”黄少天明显是不信的。平板往他胸口轻轻一砸,黄少天刚掀开被子,就被叶修拦腰搂了回来,“这就要去跑了?你忘记穿衣服了,我帮你穿。”



03


不过,说实话,那个所谓的顺序叶修是真没看过。他手机都不常用,怎么会有闲情逸致上网查这些呢。所以叶修还真能算是无师自通。

说起这顺序,叶修的首选必然是嘴唇。黄少天的嘴唇很立体,精工雕琢,色泽偏浅,但吮吻过后就会红得几欲滴血,被水渍均匀裹上一层,似果冻一般晶亮。当然,口感也颇佳,是餐前的开胃小菜。

黄少天的鼻子很挺,叶修吻过他的眉眼就会经过鼻尖,轻轻嘬上一口;沿着苹果肌下滑,含住耳垂——黄少天的耳垂厚实却小巧,如白玉豆腐,生怕一咬便碎了,只得收起牙关用舌反复舔吮,嘴里都灌满了甜味儿。

彼时,黄少天会蜷缩着脚趾,双腿缠上他的腰,与他更加紧密地贴合。然后毫无顾忌地在他耳边叫唤他的名字,时而尖锐,时而沙哑且低沉。

黄少天从不压抑自己的情感。情感这个无形体在他眼里,如果时常挂在嘴边,就太掉价了,还没有菜市场挂的一串腊肠来得金贵。与其用嘴说甜言蜜语,他更愿意身体力行。



04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当少年青涩的身躯在他面前毫不保留地打开,起初叶修还能跟着自己的想法按部就班——说到底,这档子事除了追求天时地利,更得讲究人和。

黄少天的反应时常让他心里那根弦越崩越紧。叶修以为那是根橡皮筋,能伸能缩。可那只是根普通丝线,名字异常大众化,就叫做理智。

理智一旦断了,他就——去他吗的顺序,上了再说。

说多了,区区色、令、智、昏四字而已。



一则没营养的摸鱼,之前发过,修改了一下重发,看过的略过就好。

评论 ( 9 )
热度 ( 339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