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叶黄】闻所未闻

*世邀赛背景的圣诞贺文
————————————


如果问叶修最喜欢什么,叶修可能左手攥紧烟盒,右手捧着荣耀女神举棋不定,两个都是心头宝,缺一个也不行。
如果问他觉得最罕见的事物,叶修会思忖片刻,“超稀有材料?”
可现在叶修一把掀开床上的那团棉球,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闻所未闻。


临近圣诞,所有的赛事都自动延后,叶修带领的国家队也入乡随俗地体验了一回洋节,全员休假一周。而对于这些节日,整天坐在电脑前的男士们没有什么想法,姑娘们却兴奋异常,机会难得,提前一周苏沐橙就拖着楚云秀去商场里购置了不少装饰物,金铃啊彩带啊把训练室打扮得节日氛围十足,放眼望去红的绿的金的银的,有点令人眼花缭乱的视觉冲击。
大清早叶修刚洗漱完开门出去就被苏沐橙堵在走廊,生拖硬拽着往外走,午后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怀里多了棵小号圣诞树。把树放下他就直喘气,心道再也不和苏沐橙出去了,这丫头一点都不知道尊老。

没等锤几下腰背,门口传来几个交叠的笑声,紧接着方锐走进来拍了拍他的肩,“老叶这你搬回来的?没想到你对这圣诞节还挺上心啊。”
叶修倚到墙上,从羽绒服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叼进嘴里,懒洋洋道,“沐橙她们要买的,我只是个搬运工。”
“这些盒子呢里面什么东西啊?”黄少天跟着走了进来,半蹲在圣诞树前打量地上堆成小山被炫彩包装纸包裹起来的小盒子,他这一蹲,发顶和圣诞树尖齐平,眼睛里扑闪着光。

“礼物啊。”叶修解释道,“沐橙和楚云秀她们俩买的。”
“都是给我们的吗?”声音夹带着一丝不能忽视的兴奋。
叶修点点头,“不过我不知道他们买了什么,黄少天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你跟过去干嘛的?”黄少天将信将疑,“她们难道买东西还避开你不成?”
“这倒也不是,哥这不是要抽烟吗。”

“……”黄少天认栽,方锐也在他旁边蹲下,伸手拿过一个盒子颠了两下,“哎,还挺沉的啊。”
“可以拆吗可以拆吗!!”
“只要你不怕楚云秀知道,我是无所谓。”叶修摊摊手,“底部已经写了名字,沐橙说得圣诞节当晚再拆,否则姑娘们可能会不开心。”

黄少天撇撇嘴,想想也挺有道理只能作罢,视线放远了一些瞄到树的另一边还有一小堆的盒子,但是量少了一半,他猫着腰从方锐身后绕过去,叶修看他蹑手蹑脚的忍不住说,“黄少天你干嘛?”
“我看看这堆是什么……哎?我去,方锐你过来,你看!”黄少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异常,声调都响了几度,“下面这个是老叶的字迹吧?是不是是不是!”

“这个我看不出来啊,我只见过老叶签名。”
“得了得了要你何用,你看看这个勾这个捺这个撇,就差他盖个章了好吗,就是他写的!”黄少天斜了他一眼,笑得合不拢嘴,亟不可待得扑进礼物堆里,从当中刨到了自己的那一份,半个巴掌大小,他放在手心端详半天,终究还是耷拉了眉毛,语气闷闷的,“什么啊,这么小,你不会是回来路上拾了块石头塞进去的吧?”

方锐这时也找出了他的,虽然也挺迷你,但尺寸好歹是黄少天的翻一倍有余,黄少天脸都板了下来,晴空万里刹时乌云密布。
“这里头的东西可比石头贵重多了。”叶修解释道。
“......”黄少天盯着他,“雨花石?孔雀石?啊!钻石?”
“呵,有钻石我会给你?”叶修嗤笑。
方锐接手掂量了一番,一脸沉痛地说,“黄少天,我觉得你的礼物还没一个铃铛重。”

“......”
“不准拆。”
“靠我怕你啊!我想拆你拦得住本剑圣?”
“恢复训练后加训,多少小时呢我想想……”
“你大爷!这是私人恩怨能不能别放到正事上去,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欺压普通老百姓啊!”
“黄少天你继续叫,叫破嗓子也没用。”叶修偏过头,“点心大大,别以为你蹲在那里我就看不到你了,不许拆。”


打游戏的宅男很少逛商场,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很少买礼物送人,心照不宣地认为有逛街的时间还不如抢几个boss来得实在,但是一旦有人起了头,还礼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于是当天下午黄少天便拖着方锐急匆匆地出门,将近晚上八九点才回房,叶修正坐在床上盘着腿看笔记本,打开门,“回来了?”

黄少天垂头丧气的,手上空空如也,恹恹道,“回来了,啥都没买到,什么商场啊我从底楼逛到顶楼也没有看到适合送人的。”
“哥不挑的,一包烟也行。”
“谁给你买啊!”黄少天眼皮子一翻,炸了。
“不是你吗?”
“呸!明明是给苏妹子!”
“你喜欢苏沐橙?”
“靠!你别断章取义!”
“呵。”
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转身拿了睡衣走进浴室,洗完后草草吹干头发拉开被子扑进软垫,期间一句话也没说,倒头就睡了。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会以一场拔河拉开帷幕。
“黄少天你大清早的干嘛?”叶修抓着他的被子,被子下面黄少天攥得死紧。
“靠!我不!”
僵持了近一分钟,叶修手劲松了松,“喻文州?”
“……队长?”
叶修趁黄少天一个不备,爆手速掀开了被子——
“靠靠靠靠!!”
“……???”

会议室里,一个十三四岁大小的孩童坐在长桌的一端,其他人沿桌排开,面面相觑过后,心有灵犀地齐刷刷盯向这个和黄少天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孩儿。
小孩儿挠挠头,被这么死盯着有些尴尬,开口道,“你们别看了,就是我本人,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早上我在被窝里想了想昨天好像也没吃过什么东西啊,晚上和方锐去吃了意大利面,方锐怎么就没变化呢我不服!不过还真别说,那家店的菜还真的挺好吃的,就是上菜慢了些,不过是西餐嘛能理解能理解……”
黄少天一个人顾自絮絮叨叨,其他众人已经心下认定这就是黄少天了,不约而同地陆续起身,各干各活各找各妈。

“黄少天怎么成这样了?”孙翔有些不明真相,不过还是随大流站了起来,“这样怎么参加比赛?不是找虐吗?”
十分钟过后,夜雨声烦以40%的血量站在空血的一叶之秋旁边,黄少天捶桌笑得前俯后仰。
“可以啊,看来除了长相变了手速意识没什么变化嘛。”叶修撑着他椅背,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跟领导安慰下属似的。
“靠!你以为我变小了就能被你们一帮人轮着虐?想太多了你,快快快趁热乎着速度来jjc受死!”
“别了吧,输了多不好看,年纪轻轻留下阴影多不好。”叶修漫不经心地说着,还是拉开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刷进卡,“就一轮啊,多一轮都不行。”
“行行行!看我三段斩!!”
孙翔坐在一旁,很委屈。


由于黄少天变小了自然就失去了单独出门的权利,方锐和张佳乐也不愿意再出门,加班加点刷圣诞活动,礼物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当晚拆礼物的时候男士们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苏沐橙和楚云秀准备的基本都是实用的东西,小件的鼠标,大件的键盘,都是好货,一群死宅抱着礼物笑成了花儿。

相比较叶修的就有点不知所云了,清一色都是小盒子还大小不等,见他们动手要拆,叶修忙制止道,“回房间拆回房间拆,给我留点面子。”
“……”众人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从头顶到脚心都写着“拜托,您没有面子”。
领队还是有领队的好处,迫于领队的肆意行使掌权,大家一摆手纷纷离场。
走之前叶修拉住了喻文州,“黄少天人呢?”
喻文州看着他,反问道,“他不是和你一个房间?刚不是还在吗,可能先走了吧。”
叶修只得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心道这小屁孩仗着人小溜得飞快,一眨眼影子都没了,连根发丝儿都够不着。
不过他也不在意。
不在意......吗?
手握成了拳,掌心沁出了一层薄汗。

大约过了半小时,门被叩响,叶修正半躺在床上擦着头发,慢吞吞爬起来,赶在门板被敲塌前打开了门,十四岁的黄少天站在门口与他相对,个子勉强够到他肩头,仰着脑袋,乌黑的瞳孔嵌在眼眶里四处躲闪,脸颊上疑似有朵红云,慢慢悠悠飘到了耳根。
叶修靠在门板上,好整以暇地抱胸看着他。
好半天黄少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眼睛也直勾勾看过来,“圣诞礼物是我,你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啊!”


而在他右手手指上,光线流转,折射出一道银光。


Fin.


无脑甜啦,考试前挤出来的,毫无逻辑异常粗糙非常短小

评论 ( 31 )
热度 ( 243 )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