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柒

感情自有其理,理性难以知晓。

拉灯闲客。

Repo to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

入圈入得比较晚,刚好赶上生总 @卷耳。 《我的龙与众不同》诞生,一直看得比较间断,这两天大概是忙得过头了反而偷闲把这篇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越忙越浪很骄傲,感触良多。


【repo涉及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紧急避让】




1、关于内容

由于英美剧看得比较多,所以对于这篇文真的由衷喜欢,特别对胃口了,有点像哈利波特。西幻文很难写,因为龙本身就是虚构出来的,完全就是靠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关于“龙”,文中对于龙的描写字里行间都能透露出生总对这篇文的用心,下了不少功夫,有感觉这真的是有文字记载支撑的。

那是一头火龙,身体庞大,尖牙利爪,浑身布满坚硬的鳞片,背脊上爬着火焰一样的赤红,骨刺从头顶一路延伸至尾巴尖端,竖立时能轻易折断这世上最坚硬的兵器,这是一条传说中的龙,一口鼻息就能将冬天倒转回夏季。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1-2)

黄少天转头就看到蛇竖起的脑袋,黑色的细鳞,眉心一道狭长的白色竖纹,头骨狰狞地隆起,嘴巴两边有两根浅浅的须,末尾细细地在空中飘荡,金色眼睛里的竖瞳牢牢盯着他。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5-6)

龙的成长和人族是截然不同的,这个大陆上极为强悍的种族,幼年期只有短短的一到两年,龙骑士从拿到龙蛋开始,便需要形影不离地和龙建立联系,之后龙族进入三至五年的成长期,之后便是漫长的近一百年的成熟期,在这一期间,龙的状态一直处于巅峰,此后,龙族进入短暂的衰老期。

树荫下盘踞的蛇怪慢慢舒展了身体,撑起来的高度甚至超过了小孩的身高,他眼眸里的金色更淡了,中间拉成一条线的黑色瞳孔就显得尤为突出,像两根冰冷的尖刺。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7-8)

在龙角完全骨化之前,新生的嫩角非常敏感,稍有不慎就会影响龙的状态,决定之后龙的力量强弱,甚至很容易在这一期间夭折。这是龙族在成长期必经的阶段,是龙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也是弱点最明显最致命的阶段。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14)

小龙崽怯生生地冒出头来,顶着一片碎掉的蛋壳,它的眼睑不断张阖,眼上的那层薄膜很快褪尽,明亮的眼珠对上面前的人,轻轻叫了一声。

求助,我的龙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怎么办?!(17)

 




2、关于文笔

生总的文笔我觉得不花俏也不似论文式中规中矩的索然无味,感觉读来朗朗上口,笔触老道,简洁干练,不需要费笔墨的地方一带而过,有必要的地方着重加强描写,让所描绘的景物栩栩如生地立于纸面,读者像是被带入进去,脑海里能浮现出整个画面,这正是大部分人所喜欢的,文字渲染得过多但是达不到重点没有内容,那就是空壳,只能称之为文笔好,却不能称为一篇好的文章。好的文章得直击读者内心,引发读者的思考与共鸣,这也是笔者所期望的效果。


太阳越过山巅的那一刹,金光笼罩了整个龙谷,琉璃色彩在虚空中浮动,将轻薄的白雾逐渐驱散。

这样的神情落到黄少天眼里,他忽然心里一颤,恍惚又回到了那座飘满气泡的书塔,古老的书页在他眼前翻动,书虫的萤光缓缓点亮,勾勒出一个熟悉的轮廓。

学院外围的树林成片地褪尽了绿色,变成了火焰一般的赤红,在阴郁的天气里似乎也能像太阳一样散发热度。

 摇晃的水波又骤然平静,夜间湖面漂浮的薄雾逐渐转浓,黄少天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从湖中心朝他走来,他足尖踩着湖面,每落一步便荡开一层涟漪。

夜幕深沉,积雪反射着幽幽萤光,白日里所有的喧嚣都沉淀进夜色里,只有行政楼还亮着一抹灯光。

通往落星湖的栈道已经被积雪埋住,两人推开积雪往前,栈道边缘的雪成块地往下掉,落进树根深处,发出扑簌簌的声响。云层散开之后,天空短暂地亮堂了一阵,又被逐渐压来的暮色侵染,古林里的光线更暗,只有地表的积雪反射着一层白光。

 




3、关于叙述线

黄少天对于龙的憧憬盼望——得到黑蛋,看到一条蛇——失望没顶,对蛇厌恶至极,嫌弃,并屡次三番想要置之死地——由于叶修的成长超乎寻常,黄少天意识到想要除掉他凭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的,而叶修也对他有所求,于是双方妥协。到这里我觉得是第一阶段,求和也是事件的第一个转折点

黄少天抱着长剑杵在地上,双腿颤抖硬是忍住了和其他同伴一起瘫软地上的冲动,他腰板挺得笔直,望着伫立于龙谷入口的巨大石像,眼睛被金光染得闪闪发亮。

即便是孵出一头迷你龙,那也是龙,黄少天从没想过他的龙蛋里会爬出一条蛇来,这打击对他来说几乎是毁天灭地的,黄少天嘴巴一扁,再也忍不住嚎出声来。

“先去把那条蛇找到,”黄少天眼神坚定,“然后想办法杀了它,等杀了它我可以和下一级的龙骑士重新去选龙蛋,一年不行我就再等一年,总会想到办法的。”(这里插补一句,从这句话也能看出黄少天的人物特征,努力坚定,且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时机)

“我只有杀了你才能得到我想要的龙。”黄少天手指收紧,咽口唾沫大声道,“我现在还杀不了你,所以,我们互相配合吧。”


一同上课时,叶修护住黄少天——睡同床——洗澡澡——摸龙角。第二阶段是日常,也是感情逐渐升温的过渡期。最后黄少天已经不想杀掉叶修,转而想帮叶修缓解长角引起的瘙痒。

烈龙庞大的身躯就罩在他的头顶,眼见着那一串熔浆就要砸到他身上,黄少天腰间突然一紧,被大力扯离原地,烈龙扬起脖子愤怒地吼叫,他能看到龙喉咙口冒出的滚滚浓烟。

第二天叶修迷迷糊糊醒来,就感觉一团热气贴在自己肚子上,热乎乎的还挺舒服,扭过头就见黄少天双手环抱着他,两只脚一上一下夹在他身上,鳞片上还有一点可疑的水迹,从黄少天的嘴角延伸出来。

黑龙愣了下,忍不住大笑起来。黄少天大叫着扑过去,把牙膏全糊叶修脸上。一人一龙在浴室里翻滚,噼里啪啦叮咚作响,唐昊把作业本一甩,怒道:“你们要拆房子啊?!”

到了半夜,黑龙还是乖乖回来了,黄少天睡得迷迷糊糊,揽过他的脖子,伸手摸了摸他头上的包,嘀咕道:“忍一忍我帮你挠挠……唔、明天我去找……”/后面的话叶修没听清楚,小龙骑士又睡着了。他被黄少天抱着脖子,扭身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头搭在黄少天肚子上闭上眼睛,覆在他头上的手手心温热,时不时无意识地帮他揉揉龙角。


叶修失踪——黄少天在落星湖看到叶修模糊的人形——黄少天起飞——黄少天腰间一松从空中坠落。这其实是两章内容,但却是感情的高潮部分,黄少天和叶修的心境以及对彼此的看法都不约而同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是感情萌芽之处。这里还想嗷两句,飞天那边实在是太棒了……

黄少天趴在阳台上,这里看不见落星湖,他只能看着越来越暗的天空,担心道:“他怎么还没回来?”/黄少天有些看不懂自己,对付叶修的方法还记在他的本子上,可是他现在却只想见到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么个两难的处境下的,一边是龙骑士的梦想和喻文州,一边是一条古怪的黑龙。

人影越来越近,他甚至都能看清他飞扬的长发,可是却看不清他的脸。

黄少天被黑龙卷着猛冲向天空,安危全系于腰间缠绕的龙尾,他只能辨认出风声里自己雷鸣般的心跳,黄少天摸到了冰凉的鳞片,伸手紧紧环住,最初的惊吓后,身体里开始涌动出兴奋的热血。

一双手臂从狂风之中伸来,勾住他的腰,黄少天伸手,手指从湿滑的长发间穿过,他睁开眼睛,目光撞入一双带笑的金色眼眸。他想再仔细看看,可下一刻眼前的画面就像镜花水月一样消散,黑龙重新卷住他的身体,带着他穿过厚重的云层。云层之上,露出了被遮掩的星光。


心境的变化,通过原句不用分析都能感受得到。

①我要挑战你,了解你,然后……

黑龙侧眸,然后?

当然是打败你!

叶修盯着他,意识里分明有同一个声音在说,“……得到你的承认。”

②“他们都还没有见过龙呢,”黄少天转头看叶修一眼,“你肯定会很受欢迎的。”

③“滚滚滚,你还真把老叶当成龙保姆了啊。”

④他站在门外,气喘吁吁,整个喉咙口都是僵的。

⑤黄少天眼睛一热,“我不知道,老叶快死了。”

这时候已经完全忘了初衷是想杀死叶修,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心与急切,溢出屏幕,急到想哭,心里叶修的分量可见多重了。


最后一阶段是叶修出事,并且归来,黄少天的感情几近呼之欲出,而叶修那句话真是又苏又帅到骨子里。

黄少天听见叶修的声音,极远又极近,他说,我愿意成为黄少天的龙。

叶修说:“我可以等他。”

而后对黄少天的心理描写真的戳到心底了,简要说就是已经完全把叶修当作了自己的龙,而自己没能保护好他,一方面是愧疚不甘,一方面拾起龙角,那上面沾了血,龙角是如此得脆弱,黄少天心疼不已。

后面做的那个梦,有点像是叶修的托梦,梦里的叶修温柔到一触就破,说的话却字字珠玑,给黄少天许下了承诺。

而黄少天日后也在湖边陪他说话,没有回应地唱独角戏,东拉西扯其实就是为了耗费时日跟叶修在一起,也希望叶修能听到他说话,让叶修不感到孤单,有种相濡以沫长相厮守的意味在里头。这时黄少天早已与最初的性情发生了些许变化,起初的幼稚小脾气沉淀下来,褪去了浮躁,保留下了自己最美好的那一面。


最后学院篇的结尾,有点词穷了,就是很喜欢下面这句话,不做评价了。

就像那个雨夜,在千米高空上,他对自己说,如果你安静点,我就不会松开你。

 




4、关于人物

一篇同人文,除了对内容的充实,更不能忽略人物的饱满,维系着原著中的形象,不ooc或者退而求其次稍微有点偏差都是可以忍受的,生总的这篇文对于人物的拿捏把控我真的叹服,每个人都是鲜活且没有脱离本体,好像真的有个龙谷,有个龙骑士学院,在那里有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有郑轩的亚历山大,有唐昊的小暴脾气,有魏琛对好苗子的爱护培养,还有叶修这条切开表皮都是黑的,然而温柔到骨子里的巨龙。这些人物都在笔下活了起来,在西幻的体系下生龙活虎。


黄少天,我都不知道看到多少个“靠”了233看一次笑一次,好想帮生总数一数。

对峙的双方终于有一边先动了,叶修以为他会转身逃走,可是那个看上去怕的不得了的家伙却抬起了一只脚往前踏了一步,踩在树影上,固执地对他说: “我希望你能喜欢。

叶修竖起身体,看见他缩手一把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眼眶泛红,嘴唇死死抿着。

黄少天兴致勃勃,给他讲相邻一条街上侏儒开的店铺,喻文州很喜欢在里面淘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儿,每次讨价还价都能说得店主面红耳赤。黄少天当初拿给叶修的晶石,就是在他家买的。

如果要死,破壳的时候就该死在他的剑下。


叶修,我看原著的时候就和朋友提及,无下限这个是众所皆知的特征,很多人对这点都深知,却没有从文中读出他的温柔。生总笔下的叶修真的温柔,而温柔并非是我对你好你对我好这是喜欢这是爱情,温柔是反映一个人的最本质的性情,折射到一个人的行为上。

“呵呵。”叶修嗤笑,眼神带着嘲讽。

叶修挑眉,差点抬起爪子给他鼓鼓掌,说道:“很好很好,士气不错。”

黄少天脸皱起来,叶修吃他的小蛋糕,睡他的床,看他的小本子,还对他的处境视而不见,嚣张!太嚣张了!

“啊,吓到你了?”叶修尾巴抬起来,在他背上拍了拍,“早点睡吧,小孩子想太多会长不高的。”他说完,床铺一动,黄少天就觉得环在身周的感觉消失了,叶修从床上离开了。他连忙坐起来,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下,刚好看到黑龙的影子穿过小花园的玻璃门,往阳台上飞去。

一只水精灵从喷泉中涌出来,晕头转向差点撞到叶修身上,黑龙连忙扭动身躯避开它,伸出爪子轻轻扶了它一把,他没有触碰到它,所以小精灵没有变回水滴落回去,它终于停止打转,振动透明的蝉翼在黑龙身躯上绕一圈,开心地去玩了。

“龙骑士大人,谁惹你了?一脸不开心,看上去怎么比哥还难受。”叶修脑袋一偏,龙角抵上他的肚子,黄少天被按倒在床上,手忙脚乱去推他的脑袋,“你干嘛啊?别蹭我肚子,好痒的啊哈哈哈……”

黑龙回视他,目光柔和。

叶修啧一声,追上去把黄少天绑回来,往蛋糕店铺里一放,驾轻就熟地推开橱窗取了一块蛋糕飞走了。

叶修托起他的下巴,看进他眼睛里,眼神平静而有力,他道:“少天,你不需要和所有人对立,才能选择我。”

 




最后关于伏笔,等大陆篇完结了再做总结!

总之对这篇文,怎一个repo了得,感谢生总 @卷耳。 写出这么棒剧情的文章,比一万个心都不够。

也希望生总别嫌弃这篇粗略浅薄的repo,颤抖着双手奉上

评论 ( 12 )
热度 ( 76 )
  1. 卷耳。恬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Gate of Babylon
    请允许我喜滋滋地留存(///▽///)比心!

© 恬柒 | Powered by LOFTER